(廣東暢讀旗下)

兩難 2017-05-05 22:52 更新 | 1,944 字

就在元浮生要去前廳之際,就聽翡翠來報,說蘇子墨已經把陶冉帶去了前廳,隻可惜去的晚了些,蘇陌蝶刁蠻任信的名聲已經做實,不僅如此還因陶蘇氏做的事讓蘇陌蝶背上了仗勢欺人的名聲。

元浮生怒起,問道:“陶家欺人,大房不管麽?”

翡翠道:“大房似乎有意讓二小姐與陶家結親,所以。”

所以就以蘇陌蝶這事討好陶氏?好,很好。你們不是要結親麽?那就讓你們結,這親定不讓你們後悔。

中午,蘇陌蝶回來一臉的死氣沉沉,元浮生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道:“姐姐,委屈你了。”是啊,她竟以陶蘇氏會認出她為原因,放任蘇陌蝶去了那樣的地方,可想而知陌蝶當時有多無助。

蘇陌蝶見元浮生都知道了,眼淚嘩的一下子都流了出來,那個可是她的親姑姑啊,怎麽可以讓她背上這樣的名聲?蘇陌蝶也跪在地上,抱著元浮生哭成了淚人。

一邊,蘇陌蝶的奶媽也抹起了眼淚,小姐剛才真真是孤立無援,姑奶奶這麽做已經傷了小姐,可大房見這情形竟一點都不阻攔,眼睜睜看著小姐背了這名聲,真是讓人寒心到了極點。

扶起蘇陌蝶,元浮生道:“姐姐放心,三日還未到,我倒要看看他們能不能稱心如意!”

蘇陌蝶忙道:“陌花,不必了,爹娘不在家我們是鬥不過他們的,陌花,我不能連累你也……”說著豆大的眼淚掉了下來。

安慰好蘇陌蝶,元浮生整理好衣裳,似乎什麽都沒發生一般,蘇陌蝶的奶娘擔心元浮生會做什麽傻事,勸道:“四小姐,今日之事就算了吧,老奴想三小姐也不一會想四小姐再有什麽的,再說都城太大,三小姐的謠言相信很快就會散去的。”

元浮生淡淡一笑,極其優雅的撿起蘇陌蝶回來時腳底帶回的青草,她到底要多著急趕回來才會走離她院子最近的那片花圃啊。大房,陶家,你們真是好親戚呢。

話分兩頭,蘇子墨帶著陶冉回來時已經晚了,他第一個想到的是元浮生會暴走,遂想要去找元浮生賠罪,卻正巧被蘇大夫人看見,蘇大夫人眼尖發現了站在遠處的陶冉,心中一喜,陶冉這孩子,她是越看越喜歡,忙招呼陶冉過去,順勢便拉起了家常,蘇子墨無奈隻好陪著,可時間越長越感覺自己母親不對勁,私底下問了蘇悅才知道自己母親打算將蓉兒說給陶冉!這下蘇子墨算是明白,為什麽自己母親不在蘇陌蝶有難的時候幫她周旋了,原來症結在這裏。

看著自己母親正和陶冉聊的高興,蘇子墨真不知該怎麽跟她解釋,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捅了多大的簍子。

“子墨,怎的臉色不好?”蘇大夫人擔心的探了探蘇子墨的額頭,“莫不是病了?”

“母親,孩兒不適,先下去了。”蘇子墨這麽說,蘇大夫人也沒細想就答應了。

隻見他一離開就直接飛奔去了自己父親的書房,那時候蘇雨塘正在書房作畫,作畫講究心靜,蘇子墨火急火燎的闖進書房蘇雨塘才做了一半的畫被打斷,隻見他稍有不愉的問:“何事這般慌張。”

蘇子墨忽然止住了,心中想到,此事告知父親,若到時她當真做了傷害大房的事情她還能活?可是,母親和蓉兒她們……

想到這蘇子墨突然間又冷靜了下來,無論如何這件事都不能告訴父親,見蘇雨塘看著他一副這小子幹嘛來的樣子,蘇子墨問道:“父親,母親預備將蓉兒說與陶家,這事可是真的?”

蘇雨塘看著自己兒子,放下手中的筆,片刻後道:“兒女婚嫁一事,為父一向是交給你母親的,如何可是有什麽不妥?”

“父親,蓉兒她天生聰慧,兒子覺得以她的聰慧大可以讓她與皇家聯姻,若嫁入陶家,到底是明珠暗投了。”蘇子墨硬著頭皮把話說完,如今能同時保住她和蓉兒的唯一方法隻有一個,蓉兒和皇家聯姻,可能看在皇家的麵子上她會打消報複大房,報複蓉兒。

蘇雨塘看著自己的兒子,隨後默默的放下手中的筆,皇室,他何嚐沒有考慮過,隻是他總共就兩個女兒一個兒子,悅兒上回差點被選入宮緯,幸好元三爺因一青樓女子之事背叛了太子倒戈了二皇子一黨,這才讓陛下又重新考慮悅兒的事,後來聽下人稟報說是元三爺說服陛下讓陛下打消了納悅兒入宮的念頭。其中原委他打聽了好久,仍打聽不出原因,似乎這件事情是陛下刻意隱瞞一般,不過據蘇雨塘對當今陛下的了解,陛下這麽做肯定不會是因為體恤什麽兒女情長,肯定是因為元氏一族有了什麽動作這才讓陛下打消了製衡太子的念頭。

“墨兒,為何是蓉兒,而不是陌花?”論聰慧,陌花近乎妖孽,比起陌花,蓉兒什麽都不是。

“父親,您說過,陌花將來是湯奇的希望。”

蘇雨塘掃了一眼自己的兒子,他心裏明白,現在還不是用到陌花的時候,他要等一個機會,一個讓玄秦變天的機會。想起自己的小女兒,蘇雨塘不忍,聯姻之事他早有想過,就連陌蝶他都考慮過,隻是自己兄弟膝下單薄隻有這麽一個女兒實在是開不了這個口,悅兒已經許人,陌花又不行,那就隻有蓉兒了。

想到這蘇雨塘妥協了,為了湯奇,蓉兒不能許給陶家,閉上眼睛,蘇雨塘緩了緩,道:“此事為父會與你母親商量的,你下去吧。”

蘇子墨看了眼自己父親做了一半的畫,沒有多言,隻想著自己父親能說服娘親,早早解決了這件事情。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