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第一章 誰更奢侈(1) 2014-12-06 19:22 更新 | 2,355 字

白若塵第一次見網友的時候,心下也自惴惴。

甚至已打定主意,如果見勢不妙,一個字:跑!

時值陽春三月,柳葉綠意已濃,他至今清楚的記得那天是三月十六號。

白若塵徘徊在東山公園的望月亭畔,內心深處既充盈著對未知事物的好奇和憧憬,也滿含一種接近恐懼的恐慌。

他自幼喪母,家裏也沒其它什麽親人,一直就跟老爹相依為命。

他老爹那時在一個不大不小的事業單位混,很不得意,當然也很沒前途。

他沒有續弦,不是不想,而是當時沒有女人願意嫁給他。

在白若塵七歲那年,他抓住一個偶然的機會,心懷不甘和憤懣,毅然辭職下海。

這一下還真下出了名堂。

這名堂就是:發了。

至於發到什麽程度,卻隻有白老爹自己清楚。

他的確是一個低調的人,念過書,吃過苦,深知財不外露的道理。發了之後,他即便見到昔時的同事,也非常謙和。

但你若觀察得足夠仔細,就會發現,他眼睛裏緩緩掠過的那絲嘲弄和輕蔑。

白若塵對老爹的發家史同樣不甚明了。

他隻記得,剛開始的時候,老爹總把他扔家裏或學校,自己滿世界跑,跑什麽不知道,也不敢問,——老爹脾氣不好,反正三天兩頭爺倆才能碰個麵。

白老爹每次歸來,都是渾身臭汗灰頭土臉,拎回兩大袋亂七八糟的吃食,再扔給白若塵幾張鈔票,沒幾句話,換身衣裳又出門了。

白若塵捏緊那幾張鈔票,望著老爹的背影,吮吮下唇,一臉迷惑。

這樣,他最習慣的一件事情就是孤獨。

因為,對他來說,最可怕的感覺不是孤獨,而是饑餓。

一次老爹居然整整十天沒有歸家,白若塵錢盡糧絕,差點兒沒被餓死。

這個孤獨而倔強的孩子,竟沒有求助任何人。

他靠喝自來水,拾地上的餅幹渣子,一直堅持到老爹回來。

當他看到琳琅滿目的食物,幾乎瘋了。

如果不是老爹反反正正搧他十幾耳光,他會把自己活活撐死。

然後,老爹抱緊他嚎啕大哭:“孩子,咱現在有錢了,爸再也不會扔下你不管了——”

然後,老爹兌現了他的承諾。

然後,帶著他天天去遊樂場,天天下館子,天天買各色各樣的零食、玩具和衣服。

然後,他看見老爹走馬燈式的換女人。

然後,他家換房子了。

然後,他家添房子了。

然後,他家又添房子了。

······

他十八歲生日那天,老爹把他領到楓葉大廈,逐一指給他四個商鋪,輕聲道:“這些都是你的,往後每半年,你過來收趟租金就是,合同都替你簽好了。”

白若塵目瞪口呆,他知道老爹有錢,但沒想到居然這樣有錢。

老爹拍拍他的肩,道:“你大了,爸沒時間也管不了你,從今天起,你自己過。記住,一不許沾毒,二不許殺人。否則,休想在我手頭拿到一分錢。”

說畢,白老爹又領他下樓,揮揮手,一個戴墨鏡的年輕女人立刻開著一輛白色跑車過來。

他跳上車,風雅地吻了吻年輕女人的麵頰,跟著絕塵而去。

就這樣,白若塵稀裏糊塗的成了一個小土豪。

或許,他骨子裏就繼承了老爹的低調基因。

他從不張揚,也從不揮霍。

事實上,他非常節儉。

這可能跟少年時的饑餓記憶有關。

大學畢業後,托老爹的關係,他分到一家不好不壞的小單位上班。

其實上不上班到哪裏上班都無所謂,唯一的原因,僅僅為了順從老爹的一貫原則:咱低調。

白若塵領到他的第一個月工資,甚至一點感覺沒有。

有同事半開玩笑:“小白,該請個客喲。”

白若塵笑了笑,道:“請,滿請。”

同事道:“真請啊?那多不好意思······”

白若塵厭惡這種虛情假意的客套,但笑容更加真誠,道:“我說真的呢。六點半,雲海食府,各位老師一定賞臉哦。”

說完,轉身走了。

這頓飯吃畢,結了一萬八。

而白若塵當月領到的工資,不足一千八。

這頓飯的結果,除了剝掉的蟹殼,就剩下一桌同事滿臉的驚疑和敬畏。

事後,白若塵非常後悔。

他沒有半點心疼錢的意思,隻是想,自己怎麽忽然不低調了,這實在對不起老爹,也對不起自己。

但是,那種買單的快感,他覺得特爽。

他在單位裏稀裏糊塗渾渾噩噩混了兩年,甚至有點不知為何而活。

領導經常找他談話,總是語重心長的告誡勸勉道:“小白,你是年輕同誌,要求上進喲。”然後,不懷好意的打哈哈。

白若塵嘴上唯唯諾諾,肚裏冷笑:求上進?怎麽個求法?酒桌見真章,還是直接提現?

他假裝糊塗。

終於在第N次,白若塵忍無可忍,一拍桌子,硬梆梆撂下一句:“老子不幹了!”

說罷,他把辦公室的鈅匙狠狠摜到桌上,頭也不回走了。

出門,渾身輕鬆,現在好了,終於可以幹點自己願意幹的事了。

他輕輕吹響口哨,抬手招來一輛出租車,說了四個字:“楓葉大廈。”

隻有他自己知道為什麽一定要在這個時間去那裏。

一個國王在結束流放生涯後,第一件應該做的事情,就是去巡視自己的領地。

而他,就是那個國王。

楓葉大廈地處市內黃金地段,高九層。

這裏商鋪雲集,特點就一個字:貴。

什麽都貴。

地皮貴,門麵貴,租金貴,賣的東西更貴。

所以你可以想見,白若塵當初從老爹手裏接到歸於他名下的四個商鋪,是何等詫異,何等震驚。

這裏有咖啡館,茶座,電影院,也有化妝品店,美容院,服裝店,連黃金首飾,珠寶古玩,名表專賣等等,一應俱全。

總而言之,凡是你需要的,這裏都找的到。

隻要你願意付錢,都有。

但白若塵認為,至少還是有一樣東西,這裏沒有。

那就是:愛情。

當然,他有理由這樣認為,因為那時他還沒有遇見九九。

他跟九九的故事,就是從這裏開始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