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7 圖書館裏的都是恐龍 2015-03-17 09:51 更新 | 4,046 字

“大哥,我們不上了啊?”

“上?上哪裏?”

“上她啊!”

“那個賈正經的妹妹?”

“你不是說賈正經上過的女人,你也要上嗎?”

“你實習多久了?”

“三個月了。”

“他們為什麽不給你轉正?”

“因為還沒夠資格。”

“我估計你一輩子都是個見習警察了。”

“為什麽?”

“智商問題,不解釋。”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別人上過的女人,你喜歡上?”

“長得不錯的話,可以考慮。”

“你以為我像你一樣?”

“那麽你剛才說……”

“我不這麽說,怎麽能試探出賈正經是不是隻有她一個女人呢?”

“哦!妙啊大哥,她剛剛無意間透露出了賈正經身邊還有很多女人。”

“你總算開竅了。”

“可是這能說明什麽?”

“嗬嗬,說明的東西多了,不過你是白癡,我不跟你說。”

“我們現在去哪裏?”

“再去善友大學。”

“去幹什麽?”

“去找一個人。”

“誰?”

“周芷若。”

“……”

今天正好是星期六,她們沒有上課,楊小過和李菊福在校園裏遊蕩了半天,才找到了圖書館。

因為他們打聽到了周芷若除了在教室裏學習,就會來圖書館看書。

走到圖書館門口的時候,楊小過道:“你別進去了。”

“為什麽?”李菊福問道。

“你有沒有聽說過,成績好的女生,都是不漂亮的女生?”

“有道理。”

“也就說,成績不好的女生,都是長得閉月羞花的,對吧?”

“對。”

“那麽,成績不好的女生,會不會來圖書館?”

“不會。”

“那麽,你可以想象到裏麵都是些什麽女生了吧?”

“恐龍。”

“嗯,很好,所以為了你的前途,我勸你還是別進去了。”

“大哥就是大哥,果然有著舍己為人的精神,行,大哥,我在外麵逛逛就行了。”

“嗯,這就對了。”

等李菊福走開了後,楊小過露出了陰險的笑,暗道:“老子最恨泡妞的時候,旁邊有個電燈泡礙手礙腳的了。”

他走進圖書館,就聞到了一陣書香之氣,間接地聯想到了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才氣。

之所以會覺得滿是書香之氣,就是因為她在裏麵。

楊小過一排一排地找著,一排書架旁三五個女生,都穿著校服,或者純潔的裙子,誰說這裏都是恐龍,若是選擇養眼的地方,非這裏莫屬啊。

楊小過走到了大半個圖書館,沒有見到她的人,心想,她難道不在這裏?那麽她會去哪裏呢?

楊小過抬頭看著眼前那個掛著中國古典的牌子,暗道:“她不會在那裏吧?”

楊小過走了過來,就看到了一個女子站在書架旁,拿著一本書,看得入神,看得忘我,以至於楊小過走到她旁邊,她都沒有發覺。

她今天仍然穿著校服,白色的上衣係著領帶,下麵是一條黑色的裙子,正好蓋在了她的膝蓋處。

她看起來沒有那麽高,腿沒有那麽修長,筆直,但是她那副冰雪的麵孔,和那雙冰冷得銷魂的眼睛,已經足以彌補她身上的全部不足之處。

楊小過以比她高一截的身高優勢,看了看她手上的書,原來她在看《史記》,這時她正在看“伍子胥列傳”,楊小過想了想,然後露著一副他自認為和藹的笑容,很紳士地叫了一聲:“周小姐。”

周芷若被他嚇了一跳,冰冷冷的臉龐忽然間有了一絲血色,但就像是冰天雪地裏的一點火星,一下子就撲滅了,她的臉色立即又變得冰冷冷的,冷得讓人心寒。

“又是你。”她瞪著楊小過,仿佛對楊小過印象不佳。

“是我!”楊小過仍然帶著那副和藹的笑容,看著她手上的書,道:“小姐也愛看中國古典?”

“你莫非也愛看?”周芷若吃驚地看著楊小過。

“偶爾研究一下,伍子胥雖然能忍小義,雪大恥,然而其挖楚王墓,鞭屍三百,未免太不人道了些,太史公卻未對此做任何評價,隻因為太史公也是為大義屈辱的人,他與伍子胥,是跨越時空的心照不宣。”

周芷若驚奇地看著楊小過,想不到他竟然研究得這麽深入,眼裏忽然泛出了一點溫柔,但隻是一閃,她仍然冷冷地道:“你找我不會是談這個的吧?”

“這個……不知道周小姐能不能賞個臉,和我一起吃個飯?”楊小過笑著道。

周芷若忽然合上書,放到了遠處,露出了一副冰冷的麵容,從楊小過身邊走過,表示他們這次交談到此結束了。

“哎……”楊小過拉住了她的胳膊,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有事找你談談。”

“什麽事情不能現在說嗎?”她掙開了楊小過的手,道:“就一定要吃個飯是吧?”

“這個……不是!”楊小過撓著頭,竟然對這個冰山美人如此的無奈,他聽說過有兩類的女人是最不可碰的,一類是一個月三十天都天天跟來大姨媽似的女人,一類是天生冰冷的女人。

周芷若顯然就是後者。

可是楊小過偏偏觸碰了,而且覺得自己很不可收拾了。

而其實令楊小過驚奇的是,這時候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而她卻站在原地,帶著一雙冷冷的,大大的眼睛,看著楊小過,仿佛在等他解釋似的。

可是楊小過偏偏這時候詞窮,偏偏不知道說什麽好。

“我其實就是想和你吃個飯啦。”楊小過隻好老老實實地說道。

“你為什麽要請我吃飯?”她看著楊小過,表情似乎有些淡下來。

她竟然這麽問了,她竟然問我為什麽請她吃飯了,楊小過暗叫,有戲了有戲了。

“因為我想和小姐叫個朋友!”楊小過露著尷尬的麵容,他知道他麵對著的是一個定時炸彈,冷不煩就會炸你,讓你無地自容。

可是情況比楊小過想象得要順利許多,她竟然說:“可是現在還很早的樣子。”

她這麽說了,她竟然這樣說了,她是不是答應了?

楊小過的心早就如暗湧般澎湃起伏。

“沒關係沒關係,隻要小姐答應,我可以等的。”楊小過得意得忘了形象。

“那好,中午吧,你說在哪裏?”她的語氣竟然也緩和下來。

楊小過被她本來凍得結冰的心,忽然間迅速融化起來,他仿佛看到了遠山上冰雪融化的景象,泉水叮咚的聲音。

霎時間,春天來臨了,春暖花開,鶯歌燕舞,柳綠花紅。

“小姐……”楊小過正要開口,周芷若已經開口道:“叫我芷若吧。”

“哦!芷若,給我你的手機號碼吧,我到時候給你電話,好嗎?”

“好。”

李菊福尿急得進,從操場上走到了教學樓裏,竟然一個廁所也不找到,不禁暗罵道:“他媽的這學校難道不設廁所的嗎?”無意間,他走到了行政綜合樓的大門裏,往裏看去,隻見裏麵一片陰涼,兩邊是一間間辦公室,這時候其中一間辦公室的門開了,走出來的是一個穿著純白色裙子,踏著一雙白色運動鞋的女子,這女子正是林雪兒,隻見她麵容略帶憔悴,臉頰嫣紅,頭發也有些淩亂,她放眼望見了李菊福,臉色忽然變得毫無血色,失聲道:“你怎麽會在這裏?”

“這裏有沒有廁所?我都找不到廁所。”李菊福憋屈著道。

“哦!”林雪兒這才鬆了口氣,道:“來,我帶你去吧。”

“真是太謝謝了!”李菊福道。

路上,李菊福問道:“你怎麽會在那裏?”

“我去找校長辦一些關於我妹妹的手續。”林雪兒從容道。

“哦,這樣啊。”李菊福看著她憔悴的麵容,道:“你也別難過了,生死有命,這個本就無可奈何的。”

“嗯,我知道的。”

李菊福的大號解決後,李菊福便會合了林雪兒,林雪兒問道:“楊小過呢?”

“他正在圖書館呢。”李菊福道。

“他在圖書館?他去圖書館幹什麽?”林雪兒顯然對這件事情感到很奇怪。

“他去找一個人。”李菊福道。

“誰?”

“周芷若。”

“我妹妹的舍友啊。”

“是啊。”

“他去找她做什麽?”林雪兒奇怪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跟你妹妹的案子有很大的關係了。”李菊福道。

“我們去找他吧。”林雪兒道。

“好。”

楊小過滿麵春風地走出了圖書館,嘴唇幾乎已經合攏不上,他得意得幾乎像是得到了一座金山似的。

現在那座冰山在他眼裏,的卻比一座金山還要寶貴。

“楊小過。”前邊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

楊小過一看,是林雪兒和李菊福。

“你怎麽來了?”他問林雪兒。

“我來找你啊。”林雪兒帶著一種奇怪的欣慰的笑,像是經曆重重磨難後見到了最親近的人一般。

“我正在為你妹妹的案子忙得死去活來的呢。”楊小過還是覺得有必要吹下牛皮的。

“我知道,謝謝你!”林雪兒的目光充滿了感激,帶著清純的笑容,她走上前來,忽然撲在了楊小過的懷裏。

楊小過怔住了,這……難懂自己真的走桃花運了嗎?可是這來得也太強烈了吧?

他看著李菊福,指著林雪兒,嘴唇在動著。

李菊福知道他的無聲之語,他在問林雪兒怎麽啦,李菊福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你怎麽啦?”楊小過拍拍她的肩膀道。

“我沒事,就是想借你的懷抱暖一下。”林雪兒柔聲道。

天上太陽雖然還沒有走到正中間,但是仍然火辣辣地烤著大地,大地上的一切,楊小過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感覺到了很熱了,這時候,他額頭上已經被曬得滿是汗水。

而林雪兒竟然說她在借自己的懷抱暖一下?這是要鬧哪樣啊!

“這裏人很多啊!”楊小過又不能推開她,隻好這麽說。

“我都不害羞,你一個大男人就害羞了?”林雪兒嬌嗔道。

“不是!”楊小過看著李菊福,又跟他做無語的溝通。

李菊福仿佛對無聲之語頗有研究,因此楊小過隻說一遍,他就知道了楊小過在說什麽,這次楊小過說:“幫忙勸一下。”

“林小姐,這裏太陽挺大的,女孩子曬了對皮膚不好。”李菊福此刻忽然變得機智起來。

聽到對皮膚不好,任何一女孩子都會反應激烈的,林雪兒也是女孩子,所以她立即離開了楊小過的肩膀,然後道:“我們找個陰涼的地方談談吧。”她帶著溫柔似水的目光,看著楊小過,柔聲道:“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

“好吧!我也有話要問你。”他們三人就一齊走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