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楔子 收起你們齷齪的想法 2016-09-01 16:11 更新 | 2,703 字

月無顏,你回頭看看,月國公府的大火是不是燒的特別好看,尤其是在這雪夜裏?

月無顏,你是不是還想著明日和本公子的大婚呢?月家已經勢力微弱,偏偏不肯順從,早已是眼中釘肉中刺,你那般鬼魅容顏,如何對得起本公子享譽京城的冠玉公子的名號?

月無顏,肩膀上的箭傷是不是很痛?放心,淬了毒,很快就不痛了,就可以和家人團聚了。

月無顏,可惜本公子從來就沒有喜歡過你!

月無顏,死之前,不如讓他們享用一下,你知道,不看你的臉的時候,還是有個極美的身形的。何況還是月國公的嫡孫女,絕對的金枝玉葉!

那個人如玉的麵容猙獰恐怖,月無顏撐著殘破的身體步步後退,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個明日就會和她成婚的男子,她滿心的期待成為了苦澀的怨恨,如玉容顏,和風細雨的語言後麵竟然狠毒至此。

不從?那麽本公子送你一程!那人手中的長劍狠狠一擲,直直的插入根本沒有力氣躲閃的月無顏的腹部。

月無顏的身體承受不住的直直倒向身後的斷崖,淚光從眼角滑落,劃過臉上殷紅的碩大胎記。

啊~~~~

漆黑的山洞裏,響起淒慘的絕望的尖叫。墜落的感覺是那麽明顯,疼痛的感覺是那麽的真實!

簡陌以為自己隻是做夢而已,隻是做了一個和月無顏有關的夢,可是尖叫聲之後,她發現不是。

她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肚子上真的插了一把長劍,肩膀還有斷箭留在那裏,眼裏還有噴湧而出的淚水。靜默的黑暗裏隻聽見淙淙的水聲,她終於確定,自己已經不再是自己了。

她招誰惹誰了,不過和自己的親親男友親個嘴,就華麗麗的眼前一黑穿了,她還想哭好嗎?

而疼痛,深入到骨髓,讓她整個人都顫抖起來,奶奶的,還有這重傷。

她艱難的側著身子爬著,絕對不可以這樣死去,無論如何都不能,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她!

借著微弱的水光和靈敏的鼻子,她找到了幾株草藥,然後先把自己腹部的長劍拔了出來,能聽見鮮血在汩汩流淌。嘴裏嚼著的苦澀的草藥艱難的按上去,然後撕裂衣服包紮。

咬緊牙關但是有條不紊,然後是肩膀的斷箭,還有中了的毒。

她根本就沒有發現,這裏的黑暗裏有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她的一舉一動,然後微微笑了。像是要黑暗中要伺機而動的狼。

“既然自己的傷處理好了,就來幫幫本公子吧!”冰冷的聲音驟然響起。

簡陌一驚,差點沒有嚇死,黑做一團的洞裏竟然還有人在!

似乎響應了簡陌的想法,啪嗒的火石作響,一個火把驟然亮了起來,照亮了整個山洞。也讓簡陌看清楚了那個人,是個男子,隻是臉上帶著麵具,看不清楚什麽樣子,他側躺著,長發披散,唯一能看到的傷口是他胸口的位置,一支箭插在那裏,並沒有拔出來。

臥槽!這就是簡陌的第一反應,那個男子就這樣聽著她尖叫,看著她拚死掙紮,竟然沒有半點伸手的意思,此時竟然讓重傷的她去救他,還是這麽個居高臨下的語氣……

不知道得罪誰都別得罪醫生嗎?本來就鬱悶的簡陌,此時更是一肚子的火。“快點!否則本公子手裏的劍一定會讓你永遠睡在這裏!”這話已經帶著威脅的意味,盡管說的漫不經心。

簡陌估量了一下自己逃跑的可能性,感覺是基本沒有可能……

於是悶不吭聲的朝著外麵爬去……

唰!下一秒,閃著寒光的劍就插在她手指前一厘米的地方,她的臉甚至能感覺到那道迫人的寒光!

“我去找草藥,草藥!!”你媽的,怎麽就遇到這個貨色!簡陌怒了!

“本公子的劍十米之內都是沒有問題的,十米之外是河流,外麵可能有在搜捕的人,不老實就試試!”男子手裏把玩著另外一把小巧的匕首,輕飄飄的說。

這個可惡的冷兵器時代!簡陌詛咒著,爬到雜草叢生的地方,拔了一些薺菜,還有一些魚腥草,好在山洞氣溫還好,否則這些估計也沒有。

簡陌洗幹淨了爬回去,感覺自己的傷口撕裂的更加疼痛!心裏的怨憤更深!

“最好不要動什麽手腳!”男子冷哼著閉上眼睛。

“沒有麻沸散,你撐得住?”簡陌懷疑,萬一受不住傷了她怎麽辦?

“哼!”男子瞥了她一眼,帶著濃重的不屑,似乎簡陌一個小女子都撐得住,沒道理他撐不住!

簡陌眉眼閃了閃,發絲淩亂的覆蓋在臉上,看上去格外的嚇人,男子似乎也不想多看她一眼,又閉上了眼睛。

“你抬一下身體,我看看傷口!”簡陌半坐著低聲說,手裏在剛剛找草藥的時候已經握了一塊圓潤的鵝卵石回來!

男子閉著眼睛微微欠著身子。

簡陌伸手摸了摸他的後背,確定箭沒有穿透,然後詭異的一笑,舉著手裏的石頭就砸了下去……

那男子隻來得及看簡陌一眼,那一眼之中透著莫名的冰寒,然後噗通倒了下去。

暈了好,暈了就沒有人威脅她了,做醫生的那麽些年,她的手腕一向強悍,還沒有誰敢威脅她的!

嘶啦!簡陌果斷的撕裂他的衣服,看著那隻長箭皺了皺眉,就是不知道箭上此時的倒鉤有沒有刮到什麽,紮的有多深,這麽想著她爬回去拿過自己的斷箭,比較了一下,心裏有了譜,然後在男子的幾個穴位上按壓了幾下,把草藥大把的塞進嘴裏嚼……

簡陌握著那隻箭用力的拔了出來,鮮血瞬間就噴了她一臉,她再次按壓幾個穴道,看到血不是那麽多了,就把男子的匕首在火上燒了一下,然後把周邊一些沾染了東西的肉挖掉,看著血有些黑,想來是中毒,簡陌想了想,沒有別的辦法,草藥太少,隻能吸一些出來了……

她俯下身子,嘴巴剛湊到傷口上,驟然感覺一寒,抬眸一看,那男子已經醒了,眸子裏蘊含著滔天的怒火,似乎下一秒就能跳起來撕碎了她。

簡陌想也不想,一拳揮過去,看著那男子華麗麗的疼醒之後再次被揍暈過去。她揉了揉手,奶奶的,救個人還要被當仇人看,她容易嗎,她願意吸啊,她也很不情願好嗎?

醫者父母心,醫者父母心!!沒辦法不救!她勸誡自己。

吸完了,讓血多流了一會,看著顏色已經紅了,她才把草藥按上,然後把從男子上身扒下的所有衣服裏拿出白色的內袍,撕裂包紮傷口。

至於男子的外袍和披風,就當是診金好了!

……

“公子!”日光正好,一群人總算找到這裏,一進來就是濃重的血腥氣。讓眾人心裏大駭!

“鬼叫什麽,本公子還活著!”火大的聲音響起!那個該死的究竟做了什麽,竟然隻給他剩下一條褻褲,全身上下隻有那一條褻褲,連靴子都被扒走了!

“公子!”四五個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那個光溜溜也就算了,公子的脖子上那枚嫣紅的印記是什麽?誰親出來的?就這樣還能戰?

“收起你們齷齪的想法!!”公子再次黑了臉,看著手下的表情也知道他此時的狀態有多糟,何況他腦海的畫麵還停留在那個女子慘白的嘴唇湊上來的畫麵。

他要逮到那個家夥,一定剝了她的皮一定!!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