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3 2010-09-19 11:40 更新 | 931 字

那一次上課暈倒之後,阿靈就被檢查出營養不良,但她沒有怎麽在意。依舊每天吃著饅頭,穿著那件舊風衣獨自走在校園裏的夕陽下,沒有人知道這個女孩子身後有著怎樣一個故事。連在這個學校裏跟他最接近的張士心也不知道,就像她不知道張士心的很多事情一樣。毫無疑問,他們都是對方在這裏的好朋友,但都沒有把自己真實的生活展現給對方。

天安門之行的這一個晚上之後,士心就徹底地知道了關於阿靈的事情。如果不是阿靈即將離開學校,她斷然不會把自己的生活如實地告訴士心。士心沒有回宿舍,也沒有叫阿靈回去,兩個人並肩坐在學校裏的一棵巨大的梧桐樹下,阿靈身上披著士心的衣服,士心用雙臂緊緊包裹住自己,一直說話到了天亮。這個晚上過去之後,士心知道了關於阿靈的很多事情,知道這個柔弱的女孩子也麵對著和自己一樣的清貧生活,甚至比他還要承受更多的負擔和壓力,從此心裏多了一份牽掛。

阿靈的父親是一個早年下鄉的知識分子,在動蕩的年代到了海南,隨後在一次暴雨之後的泥石流中為了搶救公社的種子,被石頭砸斷了腿,從此落下終身殘疾。殘疾帶來的就是清貧,盡管有文化,但文化不是飯碗也不是生活。在那裏當了幾年老師之後,他和當地一個女子結婚,有了阿靈,生活雖然清苦,但有很多歡樂。到後來又有了一個孩子,多少為這個貧苦家庭增添了一些色彩,父親滄桑的臉上也多了些笑容,拖著殘疾的腿一瘸一拐地經營著一個果園和一個魚塘,支撐著家裏的日子。

海南多雷雨,幾年前父親在果園意外地遇到了雷擊,從此癱瘓,母親因此也變得瘋瘋癲癲,大多時候都在村子裏又哭又鬧,隻有哭鬧累了的時候才會安靜下來,回到家裏給一家人做飯,也能做一點簡單的事情,伺候父親就完全成了阿靈一個人的事情。家裏沒有了生計,阿靈和弟弟都還沒有足夠的能力來養家糊口,於是她選擇了放棄學業,跟母親編織一些竹籃或者做一點針線活維持生計。阿靈的好心的叔叔接走了她的弟弟,也供幫阿靈考上了大學,臨走的時候還給了她一年的學費和生活費。弟弟今年隻有十四歲,還在上中學,家裏就剩下癱瘓的父親和瘋癲的母親,靠鄉親們接濟和照顧維持著簡單的生活。

阿靈本想在念完書之後供弟弟上大學,但這一次卻遇到了更大的麻煩,她患上了嚴重的腎病,拖延了大半年,現在已經到了必須休學治療的地步。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