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9 2010-09-19 11:40 更新 | 1,607 字

長期在街頭找工作也讓他變得聰明起來,學會了用怎樣的方法說服前來谘詢的家長聘請自己,遇見不合適自己擔任的家教也會努力地爭取得到家長的電話號碼,回到學校把得來的工作送給需要的同學去做。師範大學裏到處都是急於尋找工作的人,他每次貼出一個工作信息,總會有很多學生來索要。無論是生活貧困的學生還是正在熱戀中的學生無一例外地需要掙錢來貼補生活。隻可惜更多的學生不願意舉著牌子到街邊去苦苦等待,也不願意在城管的追捕中疲於奔命。

士心現在對於應付前來谘詢的家長已經輕車熟路。吹牛是最有效的辦法,不管是對自己水平的吹噓還是對家教於孩子本身的幫助作用的誇大,都是打動主顧最有效的方法。他在說服家長的時候,臉上堆滿了誠懇,並且一概提出先教學後收費,滿意再給錢。對於自己的教學,士心從來沒有懷疑過,他教得很認真,學生進步也很快,一年以來的每一個家教工作都在短短時間裏得到了家長的認可。基於對自己的這份信任,他在接待前來谘詢的家長的時候,總是口若懸河,滔滔不絕地給家長講關於教育孩子的種種問題,甚至動用自己剛剛學來的心理學的知識分析孩子的種種行為和隱藏在行為背後的心理問題。每次講解的時候總有很多人圍在一邊聽,那個時候士心多少都會有一種滿足感充盈在身體裏。他也希望每一個深深疼愛著孩子的父母親都能從他那裏得到幫助,哪怕是一點微薄的幫助。當然,他最希望的還是這些家長聘請他,給他一份工作。

他沒有想到過了一個多小時之後這個無比炎熱的下午竟然成了一個豐收的下午,短短兩個鍾頭他就接到了六份家教。當然,他知道自己肯定不能同時完成這麽多份家教的工作,但他也知道還有很多和他自己一樣的人還在等待一份這樣的工作,所以他決定立刻回學校,除了給自己預留兩份家教之外,其他的都送給暑假不回家的同學。

不遠處的小女孩也在暴烈的太陽下苦苦等待,但除了偶爾有人過去問一句之外幾乎沒什麽成績。士心給前來谘詢的家長講解的時候,小女孩不時地踮著腳朝他這裏張望。士心登記好了一個家長留下的電話,笑嗬嗬地送走了那個家長,那個女孩忽然離開自己的自行車走到了士心的車邊。女孩一張秀麗端正的臉,在太陽底下曬得微微有點黑,額頭上布著細密的汗珠,看上去明媚動人。士心朝她笑笑,小女孩還給她一個純潔的微笑,臉上立刻出現兩個小酒窩。

“師兄,你找到了很多很多家教是吧?”

“找到了幾個。你好像沒什麽成果啊。”士心笑著說,“別著急,慢慢找。”

“我不著急。可是我真的好笨。一整天了,就來了幾個人谘詢,還都被我給說跑了。我不知道怎麽說服他們請我教孩子。居然還有個人說,叫我自己先找一個老師好好教教自己,他可真過分!”說著話,小女孩眼睛裏淚光閃閃,似乎在太陽底下曬了一下午讓她覺得格外委屈,“我可真沒用,騙人都騙不來一個半個。”

“啊?”士心睜大了眼睛,“你就想著把人家騙過來啊?”

小女孩點點頭,忽然笑了:“難道不是?我聽出來找家教的同學說了,出來找家教就一個目的:把家長的電話號碼騙到手,然後慢慢打算。所以谘詢的人一來我就馬上開口說:‘你家裏電話多少?’誰知道那些人一聽就氣呼呼地走了,好像我是壞蛋一樣。”

“要是我,我也立刻走了。你那樣說,最起碼我也得以為你是拐賣人口的。光想著把人家騙了,那哪兒成啊?那些家長多大了?你才多大點兒?還想騙倒那些家長?”

“可是我看你一下午就騙了不少人,難道你很大麽?”小女孩仰起頭,一臉認真地問士心,把士心氣得瞪大了眼睛反問她:“你幾時見我騙人了?”

“你沒騙人,那些家長為什麽都在你這裏登記了?”

士心望著這個單純的小女孩,沒話可說了,想了想說:“算了,看天這麽熱,你就別等了。以你的腦袋瓜子,再在這裏站下去,怕是不但騙不來人,還要讓人家把你給騙走了。我給你一份家教做,有個教二年級語文的,你肯定合適。”小女孩抬頭看看他,抿著嘴笑了,曬得黑黑的小臉上立刻蕩漾起甜甜的滿意和感激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