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第7章 美女師侄 2018-05-18 20:29 更新 | 2,026 字

孫秀這句話擺明了承認自己是眉山派弟子,劉芒微微一笑:“天地玄黃禮親道公,風會明塵世無則空,你是哪一輩?”

“啊。”孫秀終於明白了,眼前這個人和眉山派也有關係,於是他挺直了腰,“我是明字輩,不知道你和眉山派什麽關係。”

“我是風字輩,徒孫,跪下磕頭吧。我是你師叔祖。”劉芒一點開玩笑的意思也沒有,他確實是眉山派風字輩的弟子,隻不過是記名的,但也勉強算是孫秀的師叔祖吧。

“你這是找死啊。”孫秀當然不相信,他又一次抬起了腿。

“看樣子你是要以下犯上了?”劉芒的臉色陰沉了起來,眉山派江湖上名聲並不響亮,所以派中字輩除本派人之外,根本沒有外人知道,現在劉芒既然已經告訴孫秀自己的輩分了,孫秀還這麽猖狂,劉芒決定教訓他一下。

孫秀的功夫不錯,腿來的很快,劉芒一愣神的時間,孫秀已經踢到了他的腰間,但劉芒並沒有驚慌,而是極快的抬起了右手,在劉芒腿上一撥,劉芒重心不穩,又一次摔倒了。

孫秀咬著牙還要爬起來,劉芒不給他這個機會了,他踏上一步,右腳狠狠的踹在了孫秀的小腿上。

“哎呦。”孫秀疼的叫了一聲,劉芒力道拿捏的極準,這一腳下去雖然沒有踹斷孫秀的腿骨,卻把他腿上的肌肉如同揉麵一樣搓了一下,在接下來一個月裏,孫秀的小腿一定會腫的比大腿還粗,連走路也是奢望。

“這下你相信了吧?”劉芒剛才這一下用的是正宗的眉山派落風腿法,孫秀作為眉山派弟子,不會看不出來。

“信個屁,老子跟你沒完。”孫秀咬牙切齒。

劉芒無名火蹭的燃燒了起來,居然有人敢在他麵前自稱老子,這是劉芒所不能容忍的。他緩緩的抬起了腿,虛晃一下,就朝孫秀的胳膊踹了下去,這一下力道驚人,隻要踹實了孫秀這條胳膊肯定會粉碎性骨折。

“呀。”連劉濤都看出了厲害,吃驚的喊了一聲,他實在沒有想到這個剛剛轉學來的同學居然有這麽俊俏的功夫,暗自慶幸自己幸虧沒有得罪他。

“住手。”劉芒的腳眼看就要踩上孫秀胳膊了,一個女孩的聲音突然從樹後傳來出來,隨即,一個鵝黃色的人影快速衝到孫秀麵前,替他接住了劉芒這一腳。

這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眉宇間透著一股英氣,穿著一身鵝黃色的衣服,漂亮的麵龐上透出了一股男孩子的氣質。

“你是?”劉芒發現這個女孩功夫遠比孫秀要高,同時也是使用的眉山派手法,於是收回了腳,問道。

“我叫雲會風,你是?”女孩非常有禮貌的一抱拳。

“我叫劉芒。”劉芒回答,他突然心中一動,雲會風使用的是眉山派手法,而且名字中帶著會字輩,難道是眉山派會字輩的弟子?

“師叔,我是眉山派會字輩弟子。這是我的弟子。”雲會風指了指孫秀,恭恭敬敬的說道。

劉芒點了點頭,他看著雲會風,笑而不語,這個師侄原來早就在這附近了,她聽到了自己和孫秀的對話,隻是沒有出來阻止,知道自己要廢了他一條胳膊了,這才不得不出麵。師傅任由徒弟被人吊打,這是什麽緣故?

雲會風從劉芒的笑容裏麵看到了他的疑惑,淡淡的一笑:“師叔,我收徒不嚴,這個徒弟因為不遵守咱們眉山派門規,欺淩他人,我昨天已經將他逐出師門了。”

劉芒點了點頭:“我正要替你教訓他呢。身懷眉山派武功,居然為了一點小事幫助他人強自出頭,而且知道我的身份後還目無尊長,口出狂言。”

“孫秀,既然你不是眉山派弟子了,以後不準再使用眉山派武功,否則我會廢了你的手腳,聽到沒有?”雲會風嚴厲的訓斥。

孫秀捧著已經開始腫脹的小腿,吃力的點了點頭,孫麗見勢不妙,連忙扶著自己的哥哥走了。

“你是學校的學生?”劉芒不確定的問,因為雲會風並沒有穿校服。

“不是,我是宿管。”雲會風笑著回答,“男生宿舍的宿管。”

劉芒頭嗡嗡直響,自己以後就要住在學校了,沒想到管著自己宿舍的居然是這樣一個漂亮女孩,而且還是自己的師侄。

看到了劉芒的苦瓜臉,雲會風笑了:“放心吧師叔,我會給你一路綠燈的,絕對不會耽誤你泡妞。”

“你這什麽意思?”劉芒問。

“你不知道?那你回老單位問問吧。”雲會風嬉笑著走了,劉芒體味著她的這句話,突然有了一種被出賣的感覺,自己來學校的真實目的居然會被雲會風知道,自己那群隊友……

“行啊哥們。”劉濤如同看了一場電影,雲裏霧裏的。

“今天的事情不要到處說,否則對你我都不好。”劉芒鄭重叮囑,劉濤也是一個聰明人,連忙點了點頭。

“走,回去吧。”劉芒招呼劉濤,他剛剛轉身要走,遠處突然飛來了一個小小的物體,直朝他的麵部而來,劉芒連忙側身抬手接住了這個物體。原來是一個塑料圓球。

在確定四周沒有人後,劉芒疑惑的看著手裏的這個圓球,黑色的塑料表麵上有一條細小的縫隙,劉芒輕輕的掰開了圓球,圓球居然是中空的,裏麵有一個小紙團。

劉芒展開紙團,上麵是一行娟秀的字體:下午放學後,就在這裏,不見不散。

“這是誰啊?”劉濤好奇的湊了過來。

劉芒搖了搖頭。

“看這筆跡應該是女生寫的,行啊哥們,來這裏還不到半天就有人約你了。”劉濤臉上滿是羨慕。也不叫劉芒的綽號了。

如果換做別人,可能對這樣的紙條非常興奮,但劉芒卻皺起了眉頭,陷入了兩難境地,因為他早上的時候曾經對陳雪誇下海口要請方晴晴和陳雪去海天貴賓樓搓一頓,現在突然有人約自己晚上在這裏不見不散,自己一個人,分身乏術啊。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