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第1章 詭異熒光 2017-12-04 19:05 更新 | 3,119 字

現在播報一則簡訊:昨天,在我省西部山區,又有三人……嗤……嗤……消防、武警、刑偵都已進入山區,展開全麵的搜救和刑偵工作。

“靠!大山裏信號就是差,一則簡訊都聽不完全。”古黑怒拍方向盤,感歎山區信號不穩定。

“該不會又有人失蹤了吧!”副駕駛的張靜一聽到消防、武警、刑偵已出動,立刻一副吃驚狀。

最近一個月來,西部山區離奇失蹤案已弄得人心惶惶,這些人的失蹤,沒有留下任何線索,但這些失蹤人員都有一個共同特征,他們都是《神符》這款遊戲的高端玩家。也因為這個原因,《神符》遊戲的玩家極速驟減,遊戲官方也因此而被推到風口浪尖。

汽車裏的四個人,聽著這個消息,都驚呆了。他們四人都是該遊戲的高端玩家,遊戲中每個人都修煉了一個符文係統,但自從一個月前報道說有三個《神符》高玩離奇失蹤後,四人直接刪掉了遊戲客戶端,再沒有玩過這遊戲。

四人專業不同,但同讀一所大學,因《神符》這款遊戲而認識,他們組建了自己的戰隊,並通過遊戲賺了不少的錢。

不過,畢業季的到來,四人即將走出校園這個象牙塔,步入社會,譜寫自己人生篇章。

遊戲不玩了,團隊解散了,四人相約租一輛車,前往X縣溫泉,以一場旅行來告別他們的遊戲人生,告別他們的校園生活,迎接屬於自己的人生。

四個人在溫泉呆了兩天兩夜,他們的遊戲和團隊在縱情釋放青春和活力中得以完全忘掉,直至第三日清晨,四人才開車離開溫泉,準備回學校,開始各自的畢業論文答辯。

汽車廣播播報完這條令消息後,廣播就隻發出“嗤嗤”的電流聲,一直沒有任何廣播被播報。

幾人麵麵相覷,並沒有把這個話題說下去,車廂裏氣氛安靜得詭異可怕。

古黑,目視前方,手握方向盤,麵無表情,認真地開著車。

副駕駛張靜和右後排劉孤煙扭頭安靜地端詳著車窗外的風景,左後排童吉吉則頭戴耳機,投靠座椅,閉幕養神。

“古黑,快看!好美的彩虹呀!”張靜驚訝甜美的聲音突然打斷車內詭異的氣氛。

“誒!真的耶!古黑,快停車,我們下車拍幾張照片吧!”劉孤煙猶如小女生般嬌滴滴的也嚷嚷起來,劉孤煙總這麽無腦和幼稚。

“無腦牛!”古黑扭頭慫劉孤煙之時,也看見了車窗外那奇異的彩虹。

開車之人,雙眼得隨時注意前方,扭轉的頭並未過多停留就扭回,注意前方路況去了。

此刻,古黑發現,前方開闊的視線盡頭,一道紫色彩虹也正在緩慢出現,古黑暗自驚訝,這情景很怪異。

時間持續,在彩虹下方,一個若隱若現的怪獸頭像慢慢顯現,張牙舞爪地胡亂擺動著,在其周圍,縈繞著一絲絲猶如煙雨般的紫色熒光。

“快看前方!”古黑終於按賴不住了,大吼一聲。隨即緩慢踩下刹車,古黑準備停車。

紫色熒光快速顯現和聚集,越來越濃厚,慢慢形成一道猶如大瀑布一般的紫色熒幕,那頭怪獸頭像在這一縷縷紫色熒光中顯得越加猙獰恐怖。

看到這一幕,古黑想起某款網遊中的黑暗之門,不斷扭曲的熒幕,預示著門的另一麵,是一個未知世界。

汽車進入山區以來,原本十多公裏的路程,古黑卻開了上百公裏。古黑確定,他們已經迷路,因為導航一進山區就沒有了任何信號。

“我們迷路了。”被古黑驚醒的童吉吉,睜眼瞧見這一幕,開口就說出了古黑最想說的話。

此刻,古黑已經將車停了下來。

之前,整個山區被大霧彌漫,能見度不足二十米,一路開來,並未碰見任何一個能跑能飛的生物。而這突然間開闊的視線,又看見了這般純紫色的彩虹和那道散發著紫色熒光的紫色大門,古黑突然又想起了失蹤案這檔子事來。

車剛停穩,張靜和劉孤煙就開門下了車,並從包裏掏出了手機,各自開始賣萌自拍起來。

“管他呢!這麽獨特的紫色彩虹,一定會火爆朋友圈的!”張靜似乎覺得迷路這茬子事與他無關,還想著把這新鮮事分享朋友圈。

古黑已經習慣這群人在現實生活中的各種犯傻,已無力吐槽。

古黑和童吉吉並沒有下車,兩人同時發現,車前遠方的猙獰熒光正朝車子前移而來,並且在左後方也出現了奇異的彩虹。

“張靜、無腦牛,上車!”古黑立刻催促在路邊瘋狂拍照的兩頭豬,他要開車快速離開這是非之地,這樣的情景總讓他想起那些失蹤案。

沉迷的張靜和劉孤煙,哪還聽得見古黑的大喊,直到道路前方紫色屏幕快速靠近時,兩人才有所頓悟,才準備回到車上。

但為時已晚,在其開門的瞬間,五十米,二十米,十米,五米,紫黑濃鬱的熒光屏幾乎以肉眼不能看見的速度朝汽車滾滾而來。

一刹那,古黑瞳孔裏那頭急劇增大,近在咫尺的猙獰怪獸不見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老頭卻突兀地出現在了汽車前麵。

古黑的汽車在其喊張靜和劉孤煙上車的時候就已發動,連檔位和離合都已到位,就等他倆一上車就開溜。可不想,眼前的變故來得是在太快。

“注意,有人!”童吉吉大吼一聲。並沒有心思去欣賞彩虹,和古黑一樣,他也把焦點放在了汽車前,剛才的一幕,做在後排的他,由於視線受限,那般場景幾乎快讓他窒息。

車外的兩人已快速上了車,這速度,要平時,古黑一定會誇倆的敏捷如獵豹的,但此刻古黑似乎覺得時間被禁錮了,覺得兩人像蝸牛一般在上車。

“房子!”古黑驚訝,在老人的背後,一間房子正在出現,同時那些紫黑色熒光隨著房子的出現,正緩慢退去。

紫黑熒光、猙獰怪獸、老人和房子,短短數十秒,四個人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

原本就疑慮重重的古黑,聯想到失蹤案,本想開車繞過這是非之地,但結果卻讓他難以想象,他甚至不知道汽車為什麽會突然熄火,並且還點不起不火了!

驚愕的目光下,老頭漫步走到駕駛室的車窗處。

“歡迎遠道而來的冒險者們!”這是老頭的開場白。

眾人驚愕,發呆,不知所措,但待籠罩汽車周圍的紫黑熒光全部散去,周遭一切都發生改變之後,車裏的氣氛神經病般發生了變化。

“下車吧,我的帥哥們,真是人間仙境,還有人接待!”這是來自張靜嬌滴滴的聲音。

“豬頭,你真是一頭豬呀!”古黑真的哭笑不得,真是豬隊友。

“豬頭,你能靠譜點嗎?”童吉吉也後悔為什麽把她張靜給帶上了。

“死馬桶,不許你叫我豬頭!”張靜反身過來,嘟著櫻桃小嘴,氣呼呼的瞪著童吉吉。

“為啥呢?”童吉吉一副假裝不明事理,故意挑事的表情。

“豬頭是黑哥哥的專屬,所以你不能!”張靜理直氣壯、脫口而出,一副超越崇拜的膜拜望著古黑。

“嗯!真情流露呀!”童吉吉笑得極度得意。張靜喜歡古黑之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好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這不是小說的情景嗎?”一直默不作聲的劉孤煙,卻在這個時候突然冒出這麽一句完全不符語境的話茬,讓古黑和童吉吉再次無語的想起“無腦的牛!”

“誒,我說古黑,咋們車上什麽時候又來了一頭豬呀?”童吉吉有種石化的感覺,頭頂還有一長串烏鴉在飛過。

童吉吉轉頭喵了一眼劉孤煙,卻看見劉孤煙正盯著靠駕駛窗位置的白發老者。

“冒險者們,下車吧,你們的車我會給你留好的。”

童吉吉明白劉孤煙的話茬為啥不符語境了,還真是個仙風道骨般的老者,長長的花白胡須還迎風飄揚。

“下車!”古黑拔下車鑰匙,四人下了車。

戲劇性的改變,源於紫黑熒光消散後周遭環境的變化。其實真如張靜所言,幾人猶如身處某處名勝景區的停車場,除了幾輛車外,周圍還有千奇百怪的假山,花樣百出的風景樹,爭奇鬥豔的鮮花。

不同於張靜和劉孤煙的感性思維,理性的古黑卻一直眉頭緊縮,謹慎的童吉吉也邊走邊張望著,仔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兩人都在找尋老頭口中“冒險者”的答案。

冷靜理性的古黑,走在最前麵,童吉吉緊跟其後,跟著老頭向著那間神秘的木房子而去。

留下無腦的張靜和劉孤煙,蹦蹦跳跳,邊走邊拿著手機啪啪啪地拍得不亦樂乎。

幾人進入房間後,映入眼簾的是十幾俱雕像。對,是雕像,不過更像蠟像,因為它們的大小、動作、表情,和真人沒有任何區別,這是所有人的第一反應。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