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第五十八章 打賭 2014-10-20 17:50 更新 | 2,118 字

見我施放領域進行幹預,天王綺裳瞥了我一眼,隨即輕蔑地笑道:“原來是你小子。”

我驚訝道:“你認識我?”

“在你還未開口說話時,我便去過一趟人間界,倒是從劉複之的懷中見過你一眼。身具神、魔、龍三氣的小家夥,我又怎會看錯?”綺裳不悲不喜地答道。

然而我聽了卻更感震驚:“你還認識我外公?”

“怎會不認識?”綺裳輕笑了起來,“他可是天道的上一任天王,對我亦有教導之恩情。可惜他心係六道蒼生,無法忘空成神,雖走過漫長歲月,最終卻也耗盡壽元,重歸六道輪回之中,化為了劉複之。若不是有著天王之體,他又如何在短短的十數載,便修到了天王境?他身為天王時,無法割舍六道蒼生,無法成神;身為你外公時,又無法割舍你,亦無法成神,說來,也委實可歎。小子,我勸你不要插手今日之事。一來,我不願自墮魔道,二來,我也顧念著些劉複之昔日的恩情,你若是識相的話,就自行破開虛空離開這裏,我不會為難你。可你若是執意插手此事,就休怪我無情了!”

聽到綺裳說起外公的過去,我半是震驚,半是自豪。不想外公竟還有著這般輝煌的過去。若不是我,興許他還是有望成神的吧?這樣想來,我不禁又有些慚愧和難過。

不及多想,我告訴了綺裳我的答案:“綺羅和阿修羅道對我有恩,我如果就這樣逃了,反倒侮辱了我外公的名聲!”

“好,有骨氣!既然你不怕死,我就先殺了你,然後去地獄道接引你的魂魄,將你培養為下一任的天王,這樣一來,我也算沒有負了劉複之的恩情。我和綺羅的這筆賬,今日一定是要算清楚的!”綺裳冷冷道。

我笑道:“隻怕你是殺不了我的。”

“你說什麽!”綺裳先是一喝,隨即瞥眼看了看四周的情況,發覺雖然由於屬性壓製,她在與綺羅的攻防中雖然占據了上風,但另一邊天道眾與阿修羅們的拚鬥卻因為我的領域壓製而大顯頹勢,那越來越亮的戰戟似乎隨時都能將光芒愈發黯淡的古劍折斷。

我解釋道:“我和你們不同,我是妖氣出身,所以我這月食天狗領域的主規則是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正道之人的一切屬性,輔規則是將空氣轉化為會吞噬的妖氣。這般此消彼長,一旦阿修羅一方先行獲勝,轉而攻擊你,我看落敗的,可能就要是你了。”

綺裳麵色一寒,衝天道眾那邊怒喝道:“乾火,愣著作甚!我這裏無暇分身,你還不速將這領域給我除去!”

“是!”一個粗獷的聲音響起,隨即一個滿臉通紅,麵須皆白的老者從天道一方飛了出來。看他衣袍翻飛的樣子,倒與傳說中的火神祝融有些相似。

隨著他離開天道一方的陣法,那柄古劍瞬間又黯淡了不少。然而就在阿修羅的戰戟要發起突襲,將其徹底折斷的時候,這個被稱為乾火的老頭卻突然將一朵足有七十五片花瓣的靈蓮高舉頭頂,口中念念有詞起來。隨即我的指尖一顫,發覺我對這片空間法則的構建權已被他奪了過去。與此同時,天道一方的古劍瞬間光芒大漲,再次與戰戟鬥在了一起。

見狀,綺裳也不由鬆了口氣,冷笑道:“小子,如果那領域就是你如此狂傲的資本,那你現在可以死心了。我最後問你一遍,你走是不走!若你還是如此糾纏不休,待會兒可是要死在我手上的!”

聞言,夏鶯拽了拽我的袖子,低聲道:“我看我們還是走吧。天道與阿修羅道的事情,不是我們能夠插手的……”

我右手牽著夏鶯,安慰著說:“這段時間他們對我照顧這麽多,眼下可能即將滅族,你又讓我如何能走呢?”

夏鶯:“我……”

身邊的綺羅聞言,露出一絲感激的神情,但也還是笑道:“你還是聽夏鶯妹子的,你們先走吧。猿神將你們好模好樣地送過來,若是你們有個什麽閃失,倒真是我罪過了。今日之事,是我本來就欠她的,她要殺我,我也無話可說。隻是我阿修羅道的眾生,卻沒必要跟著我死的。就算自爆,以我自爆的威力,隻怕他們也難以活命……”說到後來,綺羅難過得幾乎都要哭出聲來。

定了定神,我故意放大了音量,安慰道:“放心,我既然決定要留下來,自然不會任天道如此任性而為。”

上方的綺裳聽了,諷刺道:“小子,你的領域輕而易舉的就被破了,你現在究竟還有何底氣如此口出狂言?你是真不怕死,還是已經蠢死了?”

我笑道:“我說過了,你是殺不了我的。至於底氣,你應該知道這是什麽吧?”

說著,我左手從芥子袋中摸出了一張黃色的符籙。

這張符籙皺巴巴的,外表看去,並無什麽起眼之處。然而眾人見了之後,卻都如遭雷擊,驚訝地大叫了出來。

“梵天淨火符!”綺裳、乾火、綺羅、若花、夏鶯同時驚叫道。

“不錯。”我笑道,“這是外公留給我的梵天淨火符。梵天淨火符,可召六道業火焚燒,其威力與天王自爆相比差不多。綺羅擔心自爆會波及族人,但我可沒有這樣的顧慮。如果我一個不小心,觸發了此符,隻怕天道、阿修羅道就此滅族也不一定……”

綺裳聞言,眼睛眯成了一條細縫。

考慮良久,綺裳收了自己的攻擊,示意天道一方也收回攻擊。而綺羅和阿修羅一方也默契地罷了手。

一時間,場麵安靜得有些詭秘。

“你想怎樣?”綺裳幾乎是咬著牙說出的這幾個字。

“很簡單。我和你打個賭,如果我在你手下能堅持百招不死,你們天道就此退兵罷手。如果我不幸戰死,你們想要做什麽,我自然也無法插手了。”我笑了笑。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