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第五十九章 戰天王 2014-10-24 17:29 更新 | 2,015 字

“既然你這麽想死,手上又有梵天淨火符……好!我就答應你!”天王綺裳猶豫了片刻,然後下定決心地說,“如果你真能與我過百招而不死,我便如你所願,就此退兵罷手。而你若不幸死於我手,這梵天淨火符亦要送將與我,不得轉手阿修羅任何一人之手,以免壞我大事。”

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綺裳眯了眯眼,說道:“天賦縱然驚為天人,但實力增長得過快,就難免有些自大。你當真不後悔?”

“來吧!”我笑著說,將自己的靈蓮祭於胸前。

“好!劉複之,事已至此,你也怨不得我了!”綺裳自言自語地說著,示意眾人空出一片天地,以供拚鬥所用。

夏鶯拉了拉我,臉上寫滿了擔心。但我示意她不用擔心。

綺羅也有些焦慮,似是擔心我會慘死於綺裳的手下,但她若是阻止我挑戰綺裳,阿修羅則再無希望。一時間,她倒像個普通的女孩一般,顯得有些無措起來。

要說我本人一點都不懼,那也是騙人的。畢竟天王可是傳說中的人物,其實力與神境相比也僅有一步之遙,可以說是六道之中最強者的象征。雖說我現在也有七十二花瓣靈蓮二十四層的靈力了,但她卻是有著八十花瓣靈蓮二十七層靈力的頂級強者。到了後麵,靈力每相差一層,都是天壤之別,就不要說我和她之間是足足三層的差距了。

如果換做常人,百招之人,必定會被她擊殺。隻是我也不是沒有倚仗的,因此這才敢向天王發起挑戰,與她打賭。

百招之後,充其量也就是個重傷吧?應該還不至於就此丟掉小命。

這樣想著,我飛身向天王綺裳掠去。

沒有再多說什麽,我直接向綺裳發動了攻擊。

將其餘兩朵靈蓮的靈力盡數灌注在金色靈蓮之上,原本的三朵靈蓮瞬間匯聚成一朵七十二花瓣的金色靈蓮。這種靈蓮靈力的相互轉化,我也是前不久才在綺羅的幫助下實現的。我左手五指平伸,指尖朝上,除食指外,其餘四指指尖微向內彎,口中默念:“日君高懸,風雲激變,存想太陽真氣,取氣用之!月君高懸,水木相生,存想太陰真氣,取氣用之!日月君訣!”緊接著,我咬了一下右手中指,然後將右手五指平伸,指尖朝上,大拇指掐其餘四指,四指伏藏,行兵發電,電當前,噴血書符,用日月君訣所引真氣,調動五雷之力,又以五雷之力激發陰陽雙雷。不僅如此,為了盡可能地增加殺傷力,在釋放出陰陽雙雷後,我緊接著雙手結出了一個佛門的無謂印,此印還是無量和尚當初教給我的,能加持術法。雖說靈力的耗損也會因此快上許多,但眼下可不是節省靈力的時候。

隨著我結出無謂印,已經施放而出的陰陽雙雷猛地憑空變大了一倍有餘,在空中化為兩條雷光閃閃的金色巨龍,向著綺裳咆哮而去!

之所以選擇用金色的神力進行攻擊,而非妖力,主要是因為天道擅長的攻擊為淨化之力,我的妖力雖有一定的侵蝕作用,但在綺裳的淨化之力下,絕對會成為一個負擔。可我用神力攻擊的話,雖然我的修為境界還遠遠沒有達到神的標準,但由於之前的種種機緣,我的靈力可是完完全全屬於神的力量,應該能對綺裳那普通的正道靈力產生一定的壓製。

同時,天道、阿修羅道的人都和地獄道的鬼魂一樣,沒有肉體,而是憑借靈體進行行動。普通的攻擊是無法傷害到靈體的,唯有地獄道擅長的靈魂攻擊、阿修羅道擅長的波動攻擊、天道擅長的淨化之力以及空間之力等特殊的攻擊方式,才能對靈體造成傷害。在阿修羅道修習的這段時間,我學習了很多波動攻擊的戰鬥技巧,知道風雷兩種屬性的攻擊最易產生波動的效果。所以我此時才會用陰陽雙雷攻擊綺裳。

眼見兩條雷光閃閃的金色巨龍呼嘯而來,綺裳冷笑一聲,隨手一鬥,一條巨大的火龍便憑空浮現。看其施法的速度和輕易程度,確實不是我可以相比的。

三條龍迅速糾纏在一起,開始活靈活現地撕咬起來。

一開始,綺裳的火龍還妄圖用淨化之力將我的兩條雷龍淨化,然而我用神力凝練而成的雷龍,又豈是她能夠淨化的?到了後來,也隻能用蠻力來和我的雷龍拚鬥。

反觀我的雷龍,每當在火龍的身上撕咬一處,火龍身上便會出現一陣空間波動,隨即火龍身上的那處火焰就會在波動之力的扭曲下緩緩消失。

等了一會兒,空中的三條巨龍終於怒吼一聲,同時湮滅於天地之間。

受氣機牽引,我向後倒退了一米左右的距離。

但綺裳那邊卻更是向後飛退了七八米之多!

突然出現的一幕,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誰又能想到,靈力境界足足比天王綺裳低了三層的我,在第一招的接觸中不僅沒有露出頹勢,反倒還占了一個上風!

天道一方的人頓時便有些騷動,想要過來保護綺裳,但卻被綺裳怒聲喝退。

而阿修羅一方,在短暫的愣神後,則爆發出了一陣歡呼聲,似乎對天王吃癟這一幕感到大為的暢快。

夏鶯和綺羅臉上的焦慮不安也因此消散了一些。

不遠處的綺裳在喝退天道的眾人後,轉身看著我,眼裏充滿了凝重,再沒了笑意。

“不愧是劉複之的後輩!我倒是小瞧你了。接下來,我不會再大意了。”綺裳秀眉一蹙,沉聲說著,手中凝出一柄宛如實質的火劍,向我攻了過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