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第六十二章 血色的雪 2014-11-11 17:09 更新 | 1,952 字

綺裳和綺羅的鮮血融合匯聚在了一起,隨即一陣光華閃過,從血泊之中投影出了一副昔日的畫麵。

畫麵中,已有十五六歲的綺羅拉著還是孩童模樣的綺裳,穿著一身古代的服飾,來到了一座早已荒廢的小村落。兩人的衣服有些舊,但卻很幹淨,再加上兩人閉月羞花的容貌,倒也給這個荒村增添了幾抹生機。

隻是行至一處枯井時,一隻大鳥突然竄了出來。那大鳥有著九個可怖的腦袋,身上一根羽毛都沒有,隻有通體泛紅的、光禿禿的皮膚,飛起來顯得頗為笨拙。我認出來,那和我之前在古墓中見到的九頭鳥是同一種鳥。這種鳥一般寄宿在擁有靈性的物品中,一旦出世,便必定會帶走一條生命。且任何經它瞪視的生靈,都將在它無與倫比的瞳力下變得無法動彈。

綺羅和綺裳也是如此,盡管她們第一時間內就分別祭出了一朵五十四花瓣和三十六花瓣的靈蓮,卻也依舊於事無補。眼見九頭鳥的九個頭顱即將貫穿妹妹綺裳的身軀時,一種名為愛的東西,瞬間激發出了姐姐綺羅的潛能。綺羅閃現至綺裳的麵前,替她承受了這一擊!

看到這裏,也不禁讓我想起了那時的小雪……

九頭鳥在得到綺羅生命的祭祀後,化為一個古樸的小香爐,消失在了原地。

抱著綺羅失去生機的身體,妹妹失聲痛哭。

接著,畫麵接連流轉,展示出一幅幅過往的場景:

已是靈體狀態的綺羅站在地獄道最上層的黃泉河邊,正被十殿閻羅團團圍住。十殿閻羅防人之心向來極強,突然出現了這麽一個靈力強盛的靈體,他們當然恨不得除之而後快。好在一個長相極醜,但卻有著八十花瓣靈蓮的老者突然出現,救走了綺羅,並將綺羅接引為阿修羅新一任的王。這樣看來,那老者想必便是上一任的阿修羅王了。

綺羅勝任阿修羅王後,仍舊牽掛妹妹。於是破開空間,回到了人間界。她找到了妹妹綺裳,並再次救了妹妹一命。但妹妹在驚訝了一陣過後,臉上卻瞬間寫滿了憤怒!

她嘶吼著,好像是在說原本以為姐姐是為了救她才犧牲自己的,卻不料姐姐竟是做了逃兵,表麵上替她去死,實則私自證了阿修羅道逃命,還逍遙自在地做了阿修羅王。自此,妹妹綺裳就徹底地恨上了姐姐綺羅,並努力修煉,最終成為了天道的天王……

而天道本就與阿修羅道勢同水火,正如這因為誤會而漸行漸遠的姐妹兩人……

畫麵放映完後,在空中碎裂成無數血紅色的光斑,緩緩飄落。

血色的雪。

知道姐姐並不是為了逃命而拋棄了自己,綺裳伸出僅剩的一隻手,摸了摸姐姐的麵龐。姐姐看上去還是那麽美,隻是卻已經失去了生機。綺裳,這位天道的天王,亦可以說是六道的天王,就這般撫著姐姐的臉,無助地痛哭著,一如千百年前那個痛失姐姐的少女。

這一次,她們倆的靈體都受到了致命的創傷,可能就連來世相遇那渺茫的希望,也再無半分了。

都說心裏若是有所牽掛,便無法成神。

外公的牽掛先是六道,然後又是我。這姐妹倆也相互牽掛著。他們都是六道的最強者,但最終卻都因為牽掛而沒能成神。

那麽我呢?

我看著夏鶯一臉難過、擔心的神情,突然想通了一件事:

什麽成龍、成神、墮魔之類的,又有什麽是值得我去追尋的呢?我還有親人、朋友,以及我的愛人。這,也就夠了。

天道一方看著綺裳遭受如此重創,有的人失聲驚呼,有的人一臉悲慟,有的人避而不看,還有的人,露出了笑容。

露出笑容的正是天道那邊除了綺裳以外,實力境界最為高深的乾火老頭。

乾火露出一絲狡猾的笑容,用靈力將自己的聲音清晰地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中:“如今天王和阿修羅王雙雙隕落,你阿修羅道與我天道也都少了些約束。現在我們眼前,有一個能夠讓我們超脫六道,直達魔界的小子。想通過修煉來成神的,請自便。但恕老夫直言,這小子可是能者得之啊!”

說著,乾火率先向我衝了過來,天道的其他人見狀,也是紛紛反應過來,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如同眾星趕月一般,尾隨著乾火,向我襲來!

反觀阿修羅道那一方,卻是集體向我掠了過來。隻是他們衝過來的目的倒不是為了奪取我,而是為了保護我。因為一向好戰鬥勇的阿修羅們這一次並沒有祭出那把古老的戰戟,而是紛紛用自己的靈蓮,在我和夏鶯的身前組成了一道障壁!

障壁之上傳來阿修羅最擅長的波動之力,使得天道一方的眾人即使動用空間之力也無法越過。

都說修羅嗜血,但卻天道無情!

綺裳見狀,漸漸停止了哭泣。她從綺羅身後地麵的空洞中重新喚回自己的靈蓮。隻是現在的靈蓮,已經幾乎淡得透明了。

“這場災禍,本不是你們該承受的,去吧……”綺裳輕輕歎了一口氣,右手食指一點,她的靈蓮便在我和夏鶯的身側輕柔的炸開,一道空間裂縫緩緩形成,將我和夏鶯包裹了進去。

在空間裂縫合上的一瞬間,我看見綺裳握住了姐姐的手,然後安詳地閉上了自己的雙眸。

摒棄了過往的種種,她們再次牽手……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