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第六十三章 殺父 2014-11-14 17:17 更新 | 2,000 字

不知過了多久,我在一個濕潤的洞穴中醒來。看來還是回到了這久違的人間界。

我嚐試著動了動身體,體內的陣陣劇痛提醒著我,我還活著。隻是體內靈力一陣空虛,無法調動半分靈力。想來是在之前的戰鬥中消耗太大,靈蓮還沒有辦法恢複吧。

“夏鶯。”我輕輕叫了一聲,但卻沒有得到回答。

“夏鶯?”我再次叫了一聲,得到的,仍舊是洞穴裏沉悶的回響。

我猛地坐起身來,開始此處尋找夏鶯的身影。然而讓我感到恐懼的是,夏鶯此刻並沒有在我的身旁!

怎麽回事?昏迷前我明明記得夏鶯是和我在一起的!

難道是綺裳靈力不足,在穿過空間裂縫的時候出了什麽差錯?還是說夏鶯遭遇了什麽其他的意外?

想到這裏,內心越發地不安起來。

我踉踉蹌蹌地走出洞穴,想要找到夏鶯。

走出洞穴,我發現這是一個群山交錯的地方,這裏不僅沒有積雪,還長滿了一些簡單的喬木和灌木植物,海拔應該不高。

走了沒多久,我便感覺到附近有一絲靈力的流動。雖然我此刻體內暫時還無法調動靈力,但以我的靈力修為和對靈力流動的敏銳性,我還是立即判斷出,這是有人在附近修煉的跡象。

那應該是夏鶯在附近修煉了,我高興地這樣想著,因為在這樣現代的年代,懂得修煉之道的人應該沒剩多少了。

我一步一瘸地向著靈力流動最為密集的地方走去,拐過一株大樹的時候,我本以為會看見夏鶯的綠色身影,因為她說她很喜歡《誅仙》中碧瑤的角色,所以她也很喜歡穿綠色的衣服,然而我看到的,卻是一個男人的身影。

這個男人顯得有些狼狽,身上的衣服破敗不堪,但麵上的相貌卻很是英俊,再加上一頭放蕩不羈的長發,倒有些妖嬈的怪異感覺。仔細辨認之下,我更是大吃一驚!因為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殺死自己的哥哥和妻子,想要登上蛇皇之位的曜天!

感覺到身側有人,曜天迅速終止了修煉,睜開了雙眼。

看到我後,曜天隻一愣神就瞬間認出了我來。他先是恐懼地向後退了兩步,隨即又覺察到我身上此時並沒有半分靈力的存在,因此膽子也漸漸大了起來。

“還真是冤家路窄啊!我的蛇皇陛下!”曜天陰陽怪氣地說,“隻是你的狀態似乎不對啊!不僅感覺不出靈力的存在,就連蛇皇的靈魄似乎也潛到了靈魂的更深處。你說我該不該殺你呢?殺了你,不僅可以一雪前恥,更可借助你的血肉飛升魔界!哈哈!不過在飛升之前,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血洗四大妖族!就連蛇族也不例外!”

我冷笑道:“你當初先後殘殺自己的哥哥和妻子,還嫌不夠,現在還妄想殘殺自己的蛇族同胞麽?”

“哈哈!他們背叛我,難道不該死麽?”曜天笑道,“你放心,看在是同胞的份上,我會給他們一個痛快!”

說著,曜天祭出一朵二十花瓣的黑色靈蓮,然後右拳一陣黑氣繚繞,一拳向我轟了過來!

雖說心裏真心對這種人感到鄙視和憤怒,但以我此刻的狀態,還真就隻有站著等死的份。

好在就在他的拳頭要轟到我的時候,一個嬌小的身影閃現而出,一手握住了曜天的拳頭!

她的拳頭是如此的嬌小,但卻硬生生地捏得曜天的拳頭無法移動分毫!一朵有著三十花瓣的黑蓮在她身側繚繞!

她扭頭麵前向我,聲音沙啞地說:“你當初曾經告訴過我,曜天和紫衫已經被你和夏鶯殺了,但剛才你又說……這是怎麽回事?”

我神色暗了暗,說道:“我總不能告訴你真相啊,因為那樣對你來說,太殘忍了……”

曜天沒有看清來人的樣子,隻是覺得自己的手被捏得一陣生疼,當下便怒吼了起來:“哪裏來的小丫頭,趕快給我滾開!我殺不殺紫衫,關你什麽事!”

這位救下我的女孩聞言,猛地扭頭,對著曜天怒目而視,用不可置信和絕望語氣質問道:“這麽說……你真的殺了媽媽?”

曜天聞言一顫,這才打量起女孩的麵容。

“小、小贇?”曜天不可置信的瞪大了雙眼。

沒錯,眼前的這個小女孩,正是曜天和紫衫的女兒,小贇。隻是事隔一兩年之後,天賦絕佳的小贇不僅實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就連體型也長高了些許,因此曜天才沒有在第一時間認出自己的親生女兒來。

令人感到諷刺和殘酷的是,曜天自己對女兒說出了這一殘忍的事實。

“你真的……真的……殺了媽媽?”小贇已經開始出現了哭腔。

“你……你真的……殺了媽媽?”

“真的……是你……殺了媽媽?”

小贇抽泣著,喃喃地重複著殘忍的真相,一步一步地向著曜天逼近,臉上的無助、哀傷與絕望,令人不忍直視。

此情此景,即使是心如磐石的曜天,也終於被擊垮了。

淚水在曜天的眼中打轉,他側過頭,艱難地點了點頭。

作為一個父親,還有什麽比在女兒的麵前崩塌更叫人痛苦的?

而看到自己的父親再次確認了這一事實,小贇的動作停了下來,眼中的瞳孔也瞬間放大。

接著,一股帶著前所未有的威壓的黑紅色火焰從她嬌小的手掌中噴薄而出,完全沒有抵抗之意的曜天瞬間在這股滔天烈火的炙烤下飛灰湮滅……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