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第六十七章 鶯逝 2014-11-25 13:14 更新 | 3,950 字

隻一擊,就隔空將外公留下的四聖式神打回原形,不得不說,對麵的炎魔,已經無法用恐怖來形容了!

漫天的低等魔物遮天蔽日地向著我們壓了下來,恐怖壓抑的場景,令眾人感到窒息、絕望。

對方不論是數量還是實力,都遠不是我們能夠相比的。雖說眼前這些靈智未開的低等魔物我翻手間就能將它們毀滅,但對麵的魔族肯定不會坐視不管,先不說那五個號稱是五行魔的魔族,光是他們身後的十餘中階魔族的任何一個,就能輕易地將我殺死。

這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場戰役,而是一場屠殺……

“怎麽辦?”夏鶯問,她神情嚴肅,但卻並沒有像其他人那般驚慌失措。我注意到,她今天並沒有像平時那樣穿綠色的衣服,而是換上了一套幹淨利落的白色運動服。

“還能怎麽辦?”我苦笑一聲,“現在四聖使的式神之體被毀,我們算是徹底和神界失去了聯係,也不知眾神還要多久才能破開龍族結界來到這裏。我們能做的,可能也就是死得有尊嚴一些了。”

夏鶯不語。

我又道:“要不我用空間之力將你們全都從這送出去吧,他們的目標是我,應該不會為難你們的。”

“我現在也初步掌握了空間之力,你要是把我送出去,我還會自己回來的。”夏鶯望著我,平靜地說著。她的聲音輕柔,但我卻從中聽出了某種強而有力的東西。

聞言,我呆了呆。若不是現下的場景實在是有些不適合,我多想就這樣與她擁吻。

“哼,你們這些邪魔外道,真當我星宿穀沒人了不成!”我正自發著呆,一個蒼老而渾厚的聲音突然在穀中炸響。隨即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兩百多個小型的空間裂縫如煙花一般,在我們身側紛紛綻放。接著,一個個頭發花白的老者或老婦從中走了出來。

其中一個眉須皆白,體型高大,脾氣看上去都有些不好的人向著我和四堂堂主走了過來,在他的身後還跟著我和夏鶯已經許久沒見的朱仙。

這老頭瞥了一眼我的靈蓮,說:“我聽我家小輩和四堂堂主提起過你,你應該就是王旭峰了。不錯,竟然已經達到天王境了,不如把我家小輩嫁給你,如何?”

“呃……”聞言,不論是我和夏鶯,還是老頭身後的朱仙,一時間都有些尷尬。

身旁的青龍堂堂主青海見狀,連忙提醒道:“前輩……”

“啊!哈!那什麽……”老頭也反應過來,改口道,“星宿穀設有特殊的結界,能在魔族來襲的時候發出波動,所以我們這些老不死的就趕了過來。雖說你小子還不是星宿穀的穀主,但現在也管不了這許多,我們就暫時交給你指揮吧。”

我朝朱仙看了看,朱仙遞給我一個鼓勵的眼神。看樣子,這些後來的老前輩們,就是星宿穀隱藏的真正實力了。

不及多想,兩百餘名老前輩們齊齊祭出了自己的靈蓮,讓我驚訝的是,即使是他們之中實力最弱的,也有著十五六層靈力的樣子。而剛才和我說話這老頭,更是有著六十九花瓣靈蓮的驚人實力!我想,他們的平均實力,恐怕就算和天道比,也不遑多讓了吧。

看著這些老前輩們都義無反顧地參展,我心中的熱血也瞬間被點燃!

我朗聲道:“好就讓我們大幹一場!多殺一個我們也是賺了!”

眾人轟然應允。

“峰哥哥,這種事怎麽能忘了小雪和風波啊?”

一個巨型的空間裂縫撕裂而開,地藏王菩薩帶著十殿閻羅和一眾鬼兵從中走出,在菩薩的身前,小雪和鬼仔笑吟吟地看著我和夏鶯。我發現小雪長大了一些,體型開始出現了些變化,而鬼仔也似成熟了不少,儼然變成了一位高富帥。

“還有我們!”又是一個巨型的空間裂縫撕開,猿神那巨大的身軀首先從中探了出來,隨即由若花帶領的阿修羅道和雪姬帶領的四大妖族跟在猿神的後麵,也走了出來。

“你們……”此情此景,讓我不禁有些感動。

“我們?我們怎麽啦?”雪姬嬌笑一聲,“我們之前那樣對你,你最後還不忘求猿神救我們。要知道,我們狐族可是最講報恩一說的。至於鷹隼是不是真心來幫你嘛,就不好說了。”雪姬笑著,鷹隼冷哼一聲沒有多作解釋。

若花也笑道:“阿修羅道永遠是你和夏鶯的朋友!”

猿神則嘿嘿傻笑道:“本座一衝動,就順手把他們全帶來了……”

“好!那就麻煩各位了!”

我話音方落,現任四堂堂主便帶著各自的人輸出靈力,重新將護穀領域撐了起來。這護穀領域的作用雖不能影響神、魔和我這種級別的人,但其他人卻在它的加持下紛紛提升了一個層次的實力,向著已經近在咫尺的低等魔物們衝殺而去。

其中殺得最爽的,就要數向來好戰的阿修羅道人了。

這些低等魔物的數量雖多,但卻沒有多少實力和靈智,完全是在那些中階魔族的控製下行動,因此眾人這般衝殺之下,頓時就像獅群衝進了羊群,變成了單方麵的宰殺。偶有幾頭身形巨大、彪悍異常的魔物,也被四大妖族和地獄道之人通過陣法陣型巧妙圍殺。

我掠至猿神和地藏王身側,對猿神表達了自己的擔心:“一會兒真正的大戰開始,星宿穀恐怕承受不住,一旦拚鬥從這裏波及到了外界……”

猿神點點頭道:“放心,本座方才來的時候就考慮到了這一點,已順手將整個星宿穀都移入了一處僻靜的空間,不會波及到外界的。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盯緊後麵的魔族。”

我點了點頭,向空中看去。那裏,小贇剛剛用黑紅色的火秒殺了一群魔物。不料一看之下,竟發現對麵的炎魔對小贇露出了貪婪的笑容!

“這丫頭的火焰很是奇特,本尊向來有收集火焰的喜好,我要了!”炎魔笑道,隨即一股前所未有的火焰從他身上爆發而出,星宿穀護穀領域應聲而破,正在與魔物拚殺的眾人除了小贇外,也紛紛口噴鮮血,從空中墜落。炎魔隻一擊,在場的眾人除了地藏王、猿神、我和小贇外,就盡數重傷!

炎魔狂妄地笑了笑,身形一閃,向著小贇衝了過去!我和地藏王、猿神幾乎也是一瞬間就掠了過去,奈何對麵又掠出兩魔,半路攔住了地藏王和猿神。

我掠至小贇身側,瞬間用空間之力將她轉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然而炎魔卻笑了笑:“果然上當了!”說著,他手上燃起烈焰,向我似緩實急地拍了過來!

就在這時,一道纖細的空間裂縫在我身前打開,夏鶯跌跌撞撞地閃身而出,我看到,血虧和塵土布滿了她白色的衣服。

她留戀地笑了笑,輕聲說道:“今天,我要做一回自己。”她迅速地吻了一下我的唇,與此同時,她右手在我身上的芥子袋一抹,將梵天淨火符給偷了去。

我猜到了什麽,連忙想要阻止,她卻將我猛地一推,我的身形向下急墜,她卻借著反彈力向著炎魔的手掌迎了過去!

我的瞳孔瞬間放大!

炎魔的手掌猛地拍在夏鶯的身上,但夏鶯卻笑了,她揮了揮手中已經點燃的梵天淨火符,似在與我作最後的道別。

地藏王和猿神見狀,連忙奮力逼開對方的那兩個中介魔族,閃身來到我身側,分別為我和下方的眾人布下了一道結界。

嘭地一聲清響,夏鶯在炎魔的掌擊下化為漫天碎裂的白光。

認識夏鶯的時候,她曾經說過,她很喜歡《誅仙》裏一個名叫碧瑤的角色,因為她勇於為愛的人獻出生命,所以夏鶯像碧瑤一樣,也喜歡穿綠色的衣服。

今天,她沒有穿綠色的衣服,而是換上了一身純白。

她說,今天,她要做一回自己。

她猶如一隻白色的和平鴿,漫天飛散的白光,像雪,更像她溫柔的羽毛……

又是一聲巨響,梵天淨火符轟然炸裂,從中噴薄而出的六道業火瞬間充滿了整個星宿穀!而炎魔此刻的位置,更是在六道業火爆發的中心!

六道業火煆燒著,似要將這世間的一切焚盡,一如我此刻的心境。

業火散盡後,在地藏王和猿神的刻意庇護下,眾人都沒有受到波及。而那炎魔就沒有這麽好運了,雖然他看起來並無大耐,但整個人卻變得異常狼狽,身上的衣服幾乎燒盡了不說,還有好幾處皮膚被燒焦,皮膚之下隱隱露出了些赤紅色的怪異鱗片。至於那些低等魔物,更是被燒得渣都不剩。

“好!好!”炎魔怒極反笑,“想我炎魔竟然還會被火傷到!好!好!今日你們誰都不要想離開此處!全都給我死在這裏!”

那名金色瞳孔的女魔族撤去了自己的防禦,也幫腔道:“哎呀哎呀,炎魔生氣了。小子,我們這邊有十七個魔,你們那邊隻有兩個神,你們是沒有勝算的,你還是束手就擒吧。免得炎魔發起火來,連魔皇的命令也不聽了,到時你橫死在這裏,可不關我的事。”

炎魔憤怒地威脅著,其餘幾魔也嘮嘮叨叨地勸說著,然而我卻無動於衷。

我的心在抽搐,蛇皇靈魄的悲慟也從我的靈魂深處傳來。

“你們敢動他試試!我猿神好歹也是一位正神,我自爆的威力,可遠不是那枚梵天淨火符能夠相比的!”猿神警告道。

“誰說我們這邊隻有兩位神的?”我沙啞著嗓子說。

這話不僅讓對麵的魔族愣了愣神,就連地藏王和猿神聽了,也是一愣。

但不等他們多想,四位久違的麵孔突兀地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這四位不是別人,正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隻是現在的他們不再隻是幼年的式神之體,而是以本尊出現在了這裏!

“不可能!龍族的結界沒道理這麽快就被撕裂的!至於契約召喚,以你的實力,是無法召喚出他們的本尊的!”水藍色瞳孔的女魔族脫口驚呼道。

“是麽?你再看看我現在的實力,看我是否有能力召喚出他們的本尊!”我冰冷地道。

說著,我收回靈蓮,又將它們重新祭出。三朵顏色各異的靈蓮分別從我的眉心、丹田、腳底飛出,不同的是,它們每一朵之上,都開滿了九九八十一花瓣。也就是說,現在的我,擁有的實力,是三朵靈蓮加在一起,兩百四十三片花瓣的實力!

都說心中有所牽掛,便無法成神,是以天王境的人才會被生生扣下一枚靈蓮,不得飛升。

然而我的夏鶯卻離開我了,她就這樣離開我了。在六道業火的煆燒下,今生今世,生生世世,我都再也見不到她了。

那麽,我還能牽掛什麽呢?

現在的我,是神,是龍,更是魔!

(故事要到尾聲了,所以特意多寫了些,感謝堅持到現在的書友!)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