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第六十八章 活著(大結局) 2014-11-26 12:45 更新 | 3,418 字

【若最初相愛的人最後不能相守,願最後相守的人能夠相愛……】

“這小子難不成是怪物麽?不僅短時間突破了神境,還瞬間擁有了兩百四十三花瓣的靈蓮!”水藍色瞳孔的女魔族脫口驚呼道。

“你看,我早就說過,我們早些直接將他殺了,哪還會發生這種事!現在除了魔皇,應該沒人是他的對手了!”黃色瞳孔的男魔沒好氣地抱怨道。

“莫慌!”炎魔冷哼道,“以我們五個的五行之力聯手,未必便不是他的對手!”

說著,他們五魔迅速擺好陣型,警惕地向我看了過來。

但我沒有太過在意,而是聲音嘶啞地對身後那些注視著我的朋友們說:“小贇,你畢竟不是星宿穀的人,以後能否勝任穀主,也未可知,但這蛇皇之位,我卻是可以給你的,從這裏出去後,你就是下一任的蛇皇。曹木老哥,照顧好三個小家夥,如果小贇無法勝任穀主,以這三個小家夥的天賦,應該是當選無疑了。鬼仔,對小雪好一點,不要走我的老路。還有朱仙,你我,有緣再見吧……”說完,我歎了口氣,右手一揮,在場的除了眾神外,其他人全都被我用空間之力送了出去。

“現在,我們可以好好地算這筆賬了!”我咬牙切齒地說,“四位聖使,地藏王菩薩,猿神,那十二名中階魔族就交給你們對付了,至於五行魔,交給我一人便可。有問題麽?”

英俊帥氣的青龍咧嘴一笑:“那十二個中階魔族遠沒有這五行魔棘手,你都不怕,我們又有啥怕的?”

聞言,我點了點頭,不再言語,腳下輕輕一點,騰空飛了出去。

五魔見狀,連忙凝神戒備,並對十二名中階魔族提醒道:“謹慎些,雖說地藏王和那猴子都隻是中階神族,但四象聖獸卻都是上位神族,不可大意!”

半空中,我施展靈魄附體,搖身一變,瞬間化為一條背生雙翅、體長百米的應龍!傳說水虺五百年化蛟,蛟千年化龍,龍五百年為角龍,又千年為應龍。如今我真的成了龍,而且還是最為上乘的應龍。但不知為何,卻感受不到半點想象中的那種自由。反而一種悲慟的絕望從蛇皇靈魄中傳來,疊加著我的絕望,讓我如同置身於煉獄之中。

“此戰隻能贏,不能輸!”蛇皇靈魄在我靈魂深處堅定地說。

我一驚:“你有自己的意識!”

蛇皇靈魄解釋道:“我作為靈魄附於你身,你雖得了些我的記憶和能力,但我卻終究不是你靈魂的一部分,所以自然是有著自己的意識的。隻是你之前靈力太弱,我無法跟你溝通而已。我不會怪你沒有保護好夏鶯,畢竟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隻是此戰不管付出多少代價,隻能贏,不能輸!”

我點了點頭,冷聲道:“我會把他們撕成碎片!”

“吼!”

我龍吟一聲,巨大的龍尾猛地反身一甩,五魔臨時布下的五行結界便應聲而碎。五魔迅速後退,但看他們的樣子,好似並無大礙。

我龍爪一指,三朵靈蓮頓時合在一起,變成一朵有著兩百四十三花瓣的白色巨蓮,看上去和傳說中如來的蓮座一般無二。

再次咆哮一聲,我衝了上去,與五魔拚鬥在一起。

再看另一邊的戰團,地藏王和猿神原本各自應付一個魔族就已經是極限,但在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神聯手施展出四象封印陣和四象通靈陣後,卻瞬間都拿出了一個打倆的氣勢。據說星宿穀的護穀領域其實就是由這兩個陣法演變出來的,如今在這星宿穀,由四位創始者親自施展出來,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也不得不說命運安排的巧妙。

在陣法的影響下,對麵十二名中階魔族的實力頓時便落到了低階的水平,而地藏王和猿神卻在陣法的加持下,暫時提升到了上位神族的實力。因此此消彼長之下,雖說青龍等眾神是以少打多,但取得勝利卻是遲早的事。

五魔之中,就以炎魔最強。五魔見肉搏不是我的對手,索性便通過五行相生,將自己的靈力都集中在了炎魔的身上,由炎魔主攻。

為了盡可能地增加威力,炎魔化為巨大的火蛇原形,突出一道熱得發亮的炎息。

原來還是同類,這還真夠諷刺的。我苦笑一聲,巨口微張,也噴出一道白色的龍息。

龍息與炎息無聲地碰在一起,看似什麽也沒有發生,但我知道,仍舊是我的龍息略占上風。

龍息緩慢地向炎息壓去,然而就在我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頭頂卻突然裂開一道空間裂縫,一個年輕俊美的男子從中掠出,舉著一朵二百四十三花瓣的黑蓮向我砸來!

“哼,就知道你小子不好對付,還好本皇跟來了!”男子說。

五魔也驚呼道:“魔皇!”

我想要躲避,但五魔的攻擊卻牽製著我,令我脫不開身。

眼見形勢危急,蛇皇靈魄對我說:“我有一個辦法,代價很大,卻能滅了他們。你的意思?”

我道:“滅!”

“好!果然有膽識!”蛇皇靈魄爽快地笑了起來,“我的辦法就是我奪取你全部的靈力和部分生命的能量,然後從你體內剝離而去,施展自爆。以你現在的靈力,我自爆時所喚出的六道業火,應當足以瞬殺他們。隻是你以後將再也無法使用靈力。”

“自爆?那你豈不是——”我聞言一驚,還想再說些什麽,卻驚覺自己的身體向下墜去。

我抬頭看去,那裏有著一條白色的應龍,而我早已恢複了人身——我的靈魄,已經剝離開去了。

應龍再次咆哮一聲,隨即碎裂成洶湧的六道業火!

這次召喚出的六道業火與之前的不同,是白色的,像應龍的鱗片和夏鶯衣服那樣的潔白。它們像是按著蛇皇靈魄的意誌在行動一般,隻向在場的魔族席卷而去,且似乎凍結了附近所有的空間之力,令所有在場的魔族都無處可逃!

五魔和其餘魔族方一染上業火,便慘叫著被瞬間化為灰燼。唯有魔皇,竟是遣散自己所有靈蓮的花瓣,運用九字真訣撐起的結界,苦苦支撐著業火的煆燒。

我想再看看他的結果,然而身體墜落在地,一陣劇痛襲來,我昏了過去。

清晨,沉睡在陽光中的我,被室友蘭大波一陣亂晃給搖醒了過來。

“快醒醒了!已經是最後期限了,我們再不收拾行李走人,宿管就要上來攆人了!”蘭大波野蠻地提醒道。

“哦?這麽快啊?”我睡眼惺忪地說。

這麽快啊?

相信所有享受過校園情誼的人都有過這種感受。

大學四年,彈指一揮間,如夢似幻,不經意間,我們竟都已畢業,即將奔向各自的前程……

和蘭大波等室友告別後,我提著行李上了公交車,打算去往火車站。上車前,我聽到一聲鶯鳴,不知為何,我的心顫了顫。我回頭看去,除了看到蘭大波等人還在雙眼通紅地目送著我,並沒有尋到任何鶯鳥的蹤跡。

總算跌跌撞撞地提著行李上了火車,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此時,車還未開。

我的位置是窗邊,坐在我對麵的,是一位美女。不知為何,我看她總是覺得很眼熟。

窗上的夾縫旁,一隻絲繭靜靜地掛在那裏。

突然,對麵的女孩盯著我問道:“你說它孵化出來,是蝴蝶呢,還是飛蛾呢?”

“呃……你是在和我說話麽?”我有些受寵若驚,但還是有些尷尬地解釋道:“應該是飛蛾。一般這種吐絲多的,都是飛蛾。”

“啊……好可惜啊,那它知道真相後一定會很難過吧?”女孩惋惜地說,“不過飛蛾也挺好的。我有好幾個朋友,我們都很喜歡蝴蝶,但是我們也都很喜歡飛蛾。”

“嗯,我也挺喜歡飛蛾的——哎?”

就在我們說話的這會兒,那繭居然就自己裂開了。而且讓我感到更加吃驚的是,這破繭而出的,竟然不是飛蛾,而是一隻彩色的蝴蝶!

看著這隻蝴蝶,我的眼淚突然掉了下來。

有種淚,是不受控製的,總覺某種悲傷被自己遺忘了,而遺忘本身,也是種悲傷……

“誒?你哭了?”女孩關心地問道。

我回過神來,卻有些不好意思:“不、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怎麽了。你好,我叫王旭峰,很高興認識你。”

女孩回以微笑,也自我介紹道:

“你好,我叫朱仙。”

(大結局)

作者語:《草蟒》自2012年4月在超级乱婬长篇小说小說網連載至今,已有兩年零七個月,總字數為四十四萬餘字,共分兩卷,174章,因某些客觀和我自己的原因,網站數據曾經丟失,我也曾斷更過很長一段時間,目前閱讀量為十四萬,數據丟失前有四十五萬的閱讀量,加在一起應有六十萬的閱讀量,曾經上過排行榜,上過推薦。這樣的成績絕對算不上好,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成績,畢竟還是有一些書友在支持著我,而我也始終堅持沒有收讀者的錢。寫這本書的時候,我有幾次落淚,但因筆力有限,可能最終表現出來的就弱了些。網絡小說性質特殊,由於倉促,其中錯漏在所難免,以後有空我會重新校對一遍。謝謝書友的包容!新的作品目前正在創作中,有消息了會在書評區通知的。謝謝那些一路堅持過來的書友!謝謝!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