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楔子 2012-04-19 16:10 更新 | 3,571 字

如果這世上還有一個讓你感到溫暖的人,

記住,不要傷害她。

因為你感受到了多少溫暖,

她,就曾遭受到多少寒冷。

白河鎮是一個現代型落後小鎮。由於白河鎮的支柱企業是煤礦,故而白河鎮又被稱之為白河礦。

說是白河,但其實這裏所有的水卻都是黑色的。白河礦的河水是黑色的,因為一家洗煤廠在日以繼夜地排放汙水;白河礦公用洗澡堂泡澡池的水是黑色的,因為滿身煤灰的挖煤工人們總是喜歡在這裏浸泡他們的夢想;就連白河礦的自來水都是“黑色”的,因為不僅水費高昂,而且交上去的水費還不知了去向。

所有小鎮上的人都想離開這裏,在他們的心中,都有著一個美好的夢想。

夢想,是這個小鎮上唯一潔白的東西。

王燁是個熱心人,經常幫鄰裏做些雜事。下雨了,他會幫人家收衣服;誰家置辦了家具,他會幫著搬;誰家買了越冬用的煤,他也會跟著運。鎮上的人都很喜歡他。

但是他有個致命的缺陷,他的頭腦有時會犯渾。他清醒的時候,非常精明,有時還會說兩句英語,有時還能捉弄別人一下子。但他不清醒的時候,卻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有時會對他的妻子大打出手,有時會被別人捉弄。

他的妻子叫劉姿群,是從貴州當地鄉下嫁過來的,性格內向,能吃苦,大家都尊稱她為劉大姐。由於她時常會被王燁欺負,因此鎮上的人都很同情她。可同情歸同情,鎮上的人還是覺得她的名字太難聽了。

關於王燁頭腦有時會犯渾的原因,王燁的母親趙小雲解釋說:“王燁這樣子是因為他小的時候摔壞了腦袋。當時吧,我在山上當家屬工,他爸爸也在生產隊裏頭上班,就留他一個人在炕上玩兒。可這孩子有點兒奇怪。別的小孩兒在床上都是朝前爬,他卻往後爬。結果有一天我們回去的時候,就發現他的後腦勺被摔壞了。後來有個路過的老頭說他本是觀音座前的童子,一時玩得高興,就忘記回去了,結果不小心投了胎。說他之所以往後爬,是因為菩薩要他回去了,用手在後麵拽他。我倒是不相信那老頭的話,隻是這多少也算是一種安慰吧。”

趙小雲和她的丈夫王大誌都是東北人,因為要幫助西部建設,所以就被調到了貴州省的六盤水市,幾經輾轉,就來到了六盤水的白河鎮。趙小雲雖然出生於建國前,但她的學曆卻很高,是師範出身。她從來都不相信什麽鬼神。她很有能力,雖然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她沒能當上老師,但是她卻憑她的努力,先後幫王大誌在六盤水開了三個小型的煤礦。她上山砸過石子,裝過煤,卸過車,很累,但是她認為,一個要強的人是沒資格抱怨累的。鎮上的人都很尊敬她。

說來也巧,王大誌在趙小雲的協助下前後開了三次煤礦,可不論他如何進行防範,每一次都會出事故,每一次都會把煤礦賠進去。連他自己都不由感慨自己沒有那個發財命。但是他的傳奇故事也不少。據趙小雲說,他曾經一個人打暈過三個小偷,扳手腕比賽的時候掰折過一個人的手腕,甚至還和一群狼周旋並最終平安回家過。鎮上的人都有點怕他。

這天晚上,王燁下班回到家裏,對她的妻子說:“你二姐今天既然來了,你就和她睡在床上吧,我在沙發上對付一宿就行。”

與王燁的東北話不同,劉姿群操著一口濃重的貴州方言回答道:“們(那)你明天上班朗辦嘞(怎麽辦呢)?”

王燁笑了:“得了吧你。咱家沙發雖然很寬,但也擱不下你們兩個大肚婆呀。要是把我兒子擠掉了,我可饒不了你。”說著,王燁就走到客廳,跟二姐一起看電視去了。

劉姿群心下一甜,站著愣了一會,心想丈夫上班也挺累的,不如給他做點夜宵,也算是個心意。於是便挽起了袖子,開始了準備。

劉姿群做的,是貴州的特色菜之一——油炸土豆片。將事先浸過鹽水後曬幹的土豆片丟入半鍋滾油中,隻需幾秒,即可炸出一盤比肯德基還要好吃得多的薯片。

可沒過多久,一陣聲響突然從廚房傳來。

王燁和二姐一驚,快步衝到廚房,發現劉姿群自小腿以下,濺滿了滾燙的菜油!

見此情景,王燁立馬犯了病。

他衝上前去,發瘋似的打起了劉姿群,口中還不斷地念叨著:“自己都不知道保護自己,要你何用!不如我打死你好了!”

這可把二姐嚇壞了。

隻是她拉又拉不住,勸又勸不聽,隻能在一旁急得直跺腳。

趙小雲和王大誌聽到聲響,也急急忙忙地從臥室跑出來。

趙小雲隻看了一眼,心下就已明白發生了什麽。她衝將上去,對著王燁就是一耳光。

不知怎的,王燁對自己這位雷厲風行的母親似乎總是很畏懼。這一耳光直接將他搧得轉了半圈,他迅速地安靜了下來。

“咋吵地!自個兒媳婦兒被燙了,還打她,你咋這麽不是個東西呢?”此時的趙小雲像一隻盛怒的獅子,嬌小的身軀散發著不容置疑的威壓,“滾!”趙小雲一聲大吼,把王燁嚇得一溜煙地跑了出去。

趙小雲平複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急忙轉身查看劉姿群的傷勢,口中埋怨道:“你也是,都快生了,還挺著個大肚子瞎折騰啥……咦?你這腳咋一點事兒都沒有啊?不紅不腫也不起泡的?”

其實,趙小雲打王燁是有原因的。如果讓王大誌動手的話,憑他一挑三的怪力,別說王燁的身子會被打得轉多少圈了,可能光他的脖子就要轉上個三圈不止。

劉姿群尷尬地說:“可能四(是)我嘞(的)手腳太冰咯。我手腳一年到頭都冰得很。”

趙小雲長舒一口氣:“沒事兒就好,那我和你爸先回去休息了。以後加小心點兒,別再那麽迷糊了。”趙小雲和王大誌轉身走了幾步,又回頭囑咐道,“你自己先睡了吧,他自己有鑰匙。省得他回來又發什麽瘋。”

劉姿群默默地點了點頭。

劉姿群也感到奇怪。之前她懷第一胎的時候,經常受傷,後來還莫名其妙的流了產。但是自從懷了這第二胎後,她就再也沒受過傷。有一次,她從樓梯上滾了下去,不但腹中的胎兒沒什麽事,而且自己的身上甚至連一絲淤青都沒有。每次發生這樣的事,她都不敢讓婆婆知道,她不希望婆婆說她迷信,更不希望婆婆說她迷糊。

這天晚上,劉姿群做了個夢。

她夢到她和二姐回到了娘家。她們兩人站在村邊上正說著各自的家長裏短。突然,一位老者手持桃木劍,身形矯健地向著二人而來。而在這位老者前方,兩條蟒蛇正在飛速地逃竄。

兩條蟒蛇看到劉姿群二人後,似是歡喜異常,更加迅速地向著二人衝了過來。

這可把劉姿群嚇了個夠嗆。如果是在平時,她肯定早就被嚇醒了。但是不知怎地,她此刻明知道自己是在做夢,卻是無論如何也醒不過來。

夢中那老者突然看到前方有兩個女人,顯是吃了一驚,但隨即便看到兩條妖蛇向著兩個女人衝了過去。那老者頓時大怒,手中桃木劍黃芒大漲,口中怒喝:“破!”隻見一道劍光向著衝向二姐的那條蛇飛去,瞬間便將其釘在了地上。

而另一條蛇卻在老者這短暫的施法瞬間,飛速纏上了劉姿群的腰間,一圈一圈,直將劉姿群的大肚子都蓋住了。

正當劉姿群嚇得要不顧一切地放聲大叫時,那纏在她肚子上的蟒蛇卻突然消失不見了。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劉姿群無法做出反應,隻得愣在當場。

那老者也甚是震驚,口中喃喃道:“你們這又是何苦?一直羨慕人的修煉潛質,想借此修煉,飛升成龍。我不過是想抓你們回去正經地修煉,你們卻一路潛逃至此。方才我看你們突起向二位施主發難,還以為你們終是耐不住邪法誘惑,想要傷人性命,這才……誒……沒想到你們隻是想投胎做人呐……”

老者一揮袖袍,將已死的那條蛇和桃木劍都收了去。

老者一臉悲慟地對劉姿群道:“你的丈夫是觀音座前的童子轉世,祖上又有龍氣積聚,現在蛇族的蛇皇更是投作你的靈兒,想要借此飛升成龍,也不知是禍是福。你可去尋一個叫做劉複之的道人,以他的威能,應該足以化禍成福。倒是我,得想個辦法彌補一下自己的過失了……”

說完,老者像是有些懊悔似的,一路歎息著去了。

黑暗的臥室中,突然有金芒閃過,隨即王燁的身形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兩位熟睡的孕婦旁邊。

隻聽他輕輕地道:“我這具身體的魂魄十去其九,這些年也委屈你了。如今又遇到蛇靈投胎……”

一聲歎息從黑暗中響起,金光再閃,王燁的身形突兀地消失,一切又歸於平靜。

奇異的夢境來得快,去得更快。隻覺一陣尖銳的疼痛突然傳來,劉姿群“啊”的一聲叫了出來,這才發現自己已經醒了。但是疼痛不但沒有減輕,反而還有加重的趨勢。過不多時,隻聽得旁邊的二姐也是一聲痛呼,疼醒了過來。

這對姐妹,竟是同時要生產了!

整個王家再次變得雞飛狗跳。

為了避免意外出現,王家人沒有在鎮上停留,而是手忙腳亂地將兩人直接送到了市醫院。

一個小時後,傳來了兩個消息。

一個是嬰兒的一聲啼哭。

一個是,剖腹產取出的,是死嬰。

而這一天,是農曆七月十四,也就是民間的鬼節。

至此,一個繼承了父親的神之氣息、先祖積聚的龍氣以及蛇皇靈魄的孩子,終於降生在了三界之中的人間界……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