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No23.生命中僅剩的時間愛你 2013-03-11 20:30 更新 | 3,022 字

“我沒叫你來,你來這裏做什麽?去你該去的地方,這裏不歡迎你!”茂駿一臉冰山的神情,態度堅決。

“可以告訴我,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麽嗎?你早上出門的時候還好好的,為什麽現在要這樣說話?有什麽困難不能讓我跟你一起麵對?茂駿,別這樣好嗎?我真的……不能失去你!”

孫蕤像一個受了傷的女孩,顫抖的矗立在床邊。

茂駿冰冷的雙眼斜瞪著孫蕤,惡狠狠的冷嘲道:“你有完沒完?錢我不是讓小威給了你,你還想怎麽樣?”

孫蕤有些難以接受的反駁道:“這麽久了,難道你認為我和你在一起都是為了你的錢?那我們的孩子算什麽?”

“算什麽?我怎麽知道?這要問你,誰知道那是你和誰的「傑作」?你不是發愁找不到「擋箭牌」?我相信你能找到我,也一定可以找的到其他人!你不是天生就有那麽一項勾引男人的本事嗎?”

“怎麽,我說錯了?”

“少在那裏給我裝可憐,我看著就惡心!孫蕤,我們結束了。婚禮取消,拿上錢快滾,別再讓我看見你裝出來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我拜托你有多遠就滾多遠……”

說完,茂駿一把甩開了床邊的孫蕤。目光凶冷的指著我的鼻子道:“把她「扔」出去,我不想再見到她。聽到沒有?滾……”

茂駿的一聲怒吼徹底的激怒了一旁的我,我一手扶住了孫蕤,將她扯到了我的身後。我抬起左手朝著茂駿的右臉呼嘯而過……

茂駿瞪著憤怒的雙眼惡狠狠的看著我嘲諷道:“怎麽,心疼了?可以的話,你就「收」了她啊?哈哈……”

我看著茂駿一臉的諷刺,抬起左手自他的左臉橫掃了過去。孫蕤剛想阻止我,我卻將其推在了身後。

“你別太過分了,是我帶她過來的。那樣說一個女孩子,你也狠得下心?”

“付茂駿,你這20多年是怎麽過的?竟然連男人的責任都過丟了,衝你剛才話,第一巴掌我先替阿姨打你。你個不孝子,竟然為了一個誤會害死了自己的母親?”

“第二巴掌我替那孩子打你,你就不配做一個父親!我身後這個女人為你付出了多少(情感)?你自己對她做過什麽你心裏清楚的很,不用我來提醒你……”

說完,我抬手又是一巴掌蓋了過去。孫蕤幾乎是被我的憤怒鎮在了身後一動不動!

“最後一巴掌我替你打的,自己做的事自己負責。別用錢了事,沒人缺你那幾個臭錢!”

“她是我帶來的,目的是讓你考慮清楚。如果真的相愛就勇敢的愛下去,別再把責任推給其他人。該珍惜的一定要去珍惜,別管結果怎樣,不要讓自己心愛的女人活在痛苦裏、更不要到失去的時候才想去珍惜!”

說完,我轉身一把拉上孫蕤離開了房間。

茂駿似乎被我三個耳光打醒了一般,凶狠的目光逐漸的平淡了下來。他抬手摸了摸滾燙的臉頰,淚水倏然滑落……

我坐在走廊的長椅上,握緊了雙拳啃著手指。孫蕤坐在我的身旁,一滴淚水滴落在孫蕤的背包上,頓時打破了腦海中的寧靜!

“是我不該來找他,他的壓力一定很大!我想象的到,他現在究竟承受著怎樣的痛苦和折磨……我不該去打擾他,或許……我真的配不上他!”

我起身看著麵前的女人,愧疚的歎了口氣:“不關你的事,都是我的錯!我沒想到表哥竟然會那麽的固執……”

“其實你該理解他,他現在的處境真的很低穀。他的家族有一個腫瘤遺傳性疾病,每隔一至兩代就會出現一例。很不巧的是,這一次遺傳的巨石砸在了他的身上,更不巧的是腫瘤竟然長在了與心髒壁相連接的血管上。”

“說清楚點就是沒得救!醫生說手術的成功率幾乎為零,如果硬挺下去或許還可以堅持一段時間;如果非要手術,可能連手術室都出不去……”

“表叔就表哥這麽一個獨苗,所以才會做出阻礙你們的事情。他隻是想表哥娶到一個好的女孩,並沒有惡意!”

“到現在為止,表叔仍舊躺在病房裏昏迷不醒,如果被他知道表哥的病情,他一定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你應該了解酒店的規格,表叔之所以那樣對表哥,是因為想讓他繼承自己的事業。如果每一個女孩子都和楊珍一樣的敲詐勒索,酒店早就不複存在了!”

“作為一個父親隻會想自己的孩子幸福,如果表叔知道你們的感情這麽深,他是不會阻攔你們的!”

“表哥做了很多錯事,有些連他自己都無法原諒他自己。雖然他傷害了你,不過我相信他是真心愛你!如果他沒有得病,相信你們的未來會很幸福……”

“其實我好羨慕表哥,最起碼他可以毫無恐懼的去愛你。你們的孩子是他唯一活下去的勇氣!而我不同,每當想到她的愛我就會怯懦!”

“就算我清楚自己還愛她,可終歸無法相守到老!因為我的愛總是讓她傷痕累累,這讓我不得不放棄對她的愛!”

“因為我總是在她最需要我的時候離她而去,我眼睜睜的看著她被人「欺負」卻束手無策!我覺得我沒有資格去愛她。因為我根本就沒有可以保護她的能力……”

“每天除了工作就是睡覺,我幾乎沒有時間跟她說話。她孤獨寂寞,甚至懷孕都沒有告訴我!”

“我失去了做爸爸的機會,也失去了愛她的勇氣……”

“有時我覺得她一直都在我的身邊,甚至就和我生活在同一間屋子裏!我感覺的到她的存在,因為我能夠感受到她的愛……”

“其實死亡並不代表他就會離你而去,他的生命永遠都會和你在一起!因為那是他留在這個世界上愛過你的唯一憑證!”

我望著孫蕤的雙眼,誠懇的淚光就蜷窩在眼眶之中。孫蕤笑了笑,拭去了臉上的淚痕道:“我明白了小威,謝謝你!”

自始至終我沒有讓眼淚流出眼眶,因為我相信隻有我的堅強才能讓他們相互勇敢的彼此繼續相愛下去……

孫蕤起身推門走進了病房,茂駿愧疚暗淡的目光直愣愣的盯著孫蕤的方向。

我剛想起身去外麵透透氣,羅倩叫住了我……

“哥……”

我回頭看著羅倩,滿眼的淚光來勢洶洶!

“如果可以,我寧願被疾病困擾的那個人是我!如果爸爸知道了哥哥他……”

“他一定會後悔阻攔哥哥他們……怎麽辦,我不想哥哥死!我不要……”

說完,羅倩孩童一般的哭聲連連。我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哭聲漸漸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抽泣更加的強烈!

我拖著羅倩的脊背安慰道:“小倩,別這樣!這是他的命,一切順其自然。我們幫不了他,究竟能夠撐多久還要看他自己的意誌。我們隻能鼓勵他,隻希望孫蕤能夠給他繼續活下去的勇氣和信心……”

羅倩拭去了臉頰的淚水微微的笑了笑:“我會幫他!不管結果怎樣,我會讓這個家變得和過去媽媽在時一樣的溫馨!”

孫蕤緩緩的來到床前,雙手輕撫著茂駿的臉頰:“我愛你!讓我陪著你……不管還有多久,我會和寶寶一起陪著你!請你別再拒絕我,求你……”

深情的雙眸含滿了淚水!茂駿微微的撬動了一下嘴角,愧疚的神情不住的凝視著孫蕤的雙眼:“傻瓜,你應該拿著那筆錢離開這裏。我會拖累你的……”

茂駿的目光滿是疼惜的淚,孫蕤靜靜的蹲在床邊,將頭埋在了茂駿的懷裏。

“我不是楊珍,我沒辦法拿著那筆錢去安心的生活。我不需要它……”

“有你在,一切都會好起來!無論路有多麽艱難,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你什麽都不用給我,因為我已經擁有了你的「愛」!它現在就在我體內的最深處……它在一天天的成長!”

茂駿疲倦的呼吸著,淚水滴落在孫蕤的秀發上。他緊緊的擁抱著懷中的摯愛,愧疚悄悄的躍上了茂駿的心頭……

“對不起!讓我愛你,讓我用生命中僅剩的時間去愛你!讓我們重新開始……”

茂駿輕輕的放開了懷中的孫蕤,一抹清幽的微笑浮上了蒼白的臉頰……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