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No26.新琪的秘密 2014-10-24 00:05 更新 | 1,940 字

身體仍舊直立的杵在橋上,新琪的出現讓我的大腦頓時平靜了許多:“渚你沒事吧?還好我剛剛經過這裏,你知不知道剛才有多危險?你差一點從20層樓的高度上摔下去,你下去我了。”新琪的眼眶中聚滿了焦急的淚花,我愣愣的注視著新琪的雙眼平靜的道:“謝謝你,我沒事,隻是又有累,我們走吧。”說完,我推開了新琪的手轉身走下了天橋。

“我們去哪兒?”新琪看了看我坐進了副駕駛,我雙眼注視著前方喃喃的道:“哪裏都好,我不想回家,我害怕回去,我很累”我看了眼新琪轉過身啟動了車子:“你怎麽會在這附近?”

新琪努力躲避著我的雙眼吞吞吐吐的道:“我我有事出來走走,正好看到了看到了你現在那裏,你嚇死我了,差一點連我也一起拉下去”新琪支支吾吾的看著我,我一手轉動著方向盤,一手拄在車窗上扶住了額頭:“你不用瞞我什麽,有話可以直說。別編謊話騙我,你撒的慌在我這裏從來沒有過關過,騙人你還不是我的對手,你騙不了我”

堅強的表情依舊很冷,似乎仍然沒有從驚慌的恐懼中脫離,口中的語氣仍舊沒有半點緩和的意思,新琪苦著臉望著我猶豫了半晌,似乎在考慮究竟要不要和我說實話:“其實我沒有想隱瞞你什麽,隻是我的身份有些特殊,如果明悟哥知道了我的身份,他是不會讓我繼續留在日本的,更別提什麽讓我留在你身邊了,我不想離開你”

新琪的口氣依舊很猶豫,似乎打定了主意就此的將隱瞞進行到底,我皺緊了眉頭盯著前方的道路,嘴裏仍舊不肯放鬆的說著見血封喉的話:“有些話雖然一直憋在心裏不說,可是我覺得現在沒有必要繼續隱瞞下去了吧?今天車上隻有我們兩個人,明悟也不會知道這件事,你有話可以對我直說,不用冠冕堂皇的拐彎抹角,那樣更讓我覺得你十分可疑。”

我的話似乎有些過於直接,新琪扭著小嘴羞澀的看著我,眼看著一根香腸擰成了麻花瓣,我瞄了眼車鏡,正好被我捕捉到她尷尬的神情,我當即皺了下眉頭,一種怪怪的錯覺浮上心頭,說不出的怪異寫在了那張臉上,透過車鏡反射到我的眼中。我頓時恍然大悟,於是對自己愚蠢的行為更加的深惡痛絕,她又以為我在向她表白了

這一次我徹底的無語了,過了大約2分鍾的時間,車子行駛到了一個偏僻的甬道上,我頓足了胸中的悶死開口道:“你和荒野鬆平是什麽關係?你為什麽那麽了解於君的過去?有些事我都還處在朦朧期,為什麽的思路你比我還要清晰?你究竟和那些案子有什麽關聯?你接近我的真正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麽?關於那天在天台的一切,到底真相是怎麽樣的?你不要在和我撒謊了,為什麽每一個案件的當事人死的死失魂的失魂,唯獨你卻在中了於君的攝魂劍之後活了過來?說吧,把你心內保留的所有秘密一刻不留的全部倒落給我,休想再騙過我的雙眼了,你是什麽身份我一清二楚,怨恨少女!”

提及怨恨少女四個字,我也沒有想到新琪竟會有如此大的反應。當我將頭轉過去瞪著新琪的時候,新琪正眨著芝麻大小的眼睛盯著我看,樣子十分的詭異:“渚你在說什麽啊?怨怨恨少女?”

隨著天真的笑聲遍布車內的回音壁:“啊哈哈怨恨少女?原來你是這麽認為的啊?”新琪捂著萬惡的小嘴,正了正欠扁的笑容一本正經的看著我道:“其實你不用這麽防著我的,我並不是什麽壞人,更加不是你口中的怨恨少女,對於荒野鬆平,我更是了解的少之又少,甚至隻是雜誌上對他僅有的描述而已。”

“其實我的身份也沒有你想象的那麽複雜,我之所以會卷進這些案子完全是為了背後的真相,誰知道明悟哥那麽固執?害得我編了好多的謊話,我總不能說我是為了曝光怨恨少女而接近警察的吧?那他一定會把我打飛出去,不過我沒想到你會在這裏拆穿我的”

說著,新琪哽住了:“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可是如果可以這樣每天和你相處在一起,就像家人一樣的我不會太貪婪,我會學著流嘉姐的話,這樣我就心滿意足了”

雖然她嘴裏天花亂墜,我仍舊沒有被她動人的演技所臣服,我緊盯著她天真的雙眼,心中的疑惑更盛:“事到如今,我打開天窗說亮話,我隻把你當做妹妹,也謝謝你今天在外灘上拉了我一把,可是有些話我還是要說給你聽。”

“我懷疑你是怨恨少女,所以我把你從日本帶回了中國,目的就是想證明我自己的推斷。如果你離開了荒野鬆平的視線,他還能耍出什麽花樣來?結果我失敗了我們回來的當天怨恨少女就出現在了日本,盡管如此,我還是堅信我的直覺,怨恨少女不止一個,我的心裏話全部都告訴你了,你也該談談你的真實身份了吧?”

我看她還是不肯說實話,隻好棄車保帥。可是接下來新琪的話讓我不得不改變了自己的推理,甚至改變之前的作戰計劃。

“對不起渚,我知道我騙你是我不對其實我是個日本人關西時報的記者好吧,我承認我是個見習的我的名字叫做火野町,於君是關西網絡雜誌社的編輯記者,是關西時報在中國的子公司,他是我在中國的同事。”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