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No28.燭火婚禮 2015-03-05 20:30 更新 | 2,920 字

我開著車凝視著前方,車內始終平靜如常,茂駿微微睜著疲倦的雙眼將頭輕輕的靠在了孫蕤的肩頭。隨著空氣的流向微弱的呼吸凝聚成為無形的悲傷…

到了茂駿的新房,遠遠的就看見羅倩站在小區樓下,我將車緩慢的開進了小區停在了車庫門前。我推開車門下了車與孫蕤一同將茂駿扶了下來,茂駿在我和孫蕤的攙扶下走進了電梯來到了第15層。羅倩將防盜門打開後轉身微微的對著茂駿笑了笑:“哥,歡迎你回家!”羅倩的笑仍舊輕鬆平常,茂駿滿是愧疚的神情看了眼麵前的羅倩疲憊的眼眶蜷滿了溫熱的淚泉:“謝謝你小倩謝謝”

茂駿沒有再說下去,隻是一對微睜的雙眼不住的注視著羅倩的臉頰似乎是在向羅倩致歉。淚水不住的徘徊在眼眶之中,茂駿將目光轉移到了室內的各個角落,所有發生在這間房子裏的一切瞬間湧上了茂駿的腦海,依如昨日曆曆在目。

孫蕤扶住茂駿笑了笑走進了客廳,不算很大的麵積處處充滿了喜慶和溫馨。孫蕤攙扶著茂駿來到了陽台,桌上的小魚在缸內歡快的煽動著靈活的【翅膀】似乎看到了茂駿的到來十分的開心。茂駿歎息了一聲將手放在了魚缸的喜字上嘴中低喃的叨念著什麽,兩隻小魚朝著茂駿的手指遊了過來輕輕的將嘴巴點在了魚缸上,茂駿望著缸中的金魚苦笑了一下,淚水順著臉頰滑落滴入了魚缸。魚兒護住了一滴眼淚,就像茂駿掙紮在生存的邊緣…

到了深夜,茂駿的神情越加的不安起來。他始終睜著渾圓的雙眼看著熟睡中的孫蕤,似乎想用瞳孔記錄下那張臉永遠不想忘記。

疼痛依舊悄悄的劃破了寂靜的夜空,孫蕤緩緩的睜開了朦朧的睡眼,茂駿正側躺著身體凝望著她。一雙深邃的眸子散發著不舍的目光逐漸的暗淡了下來:“你怎麽還沒睡?”孫蕤輕輕的撫了下茂駿的臉頰,動人的雙眸依舊充滿了令人痛心的深邃。

“我好想你現在就成為我的新娘…我不知道…還要等多久才能讓你…讓你披上那件潔白的婚紗…或許…我再也無法…看著你微笑的樣子…再也不能牽…你的手漫步在天海橋…我…我沒有…沒有時間了…”

話音未落,孫蕤將唇部緊緊的的貼在了茂駿的雙唇上。四周靜靜的可以聽得見靈魂震顫的悲鳴:“不會的…還有4個小時…我們就永遠都不會分開了,再沒人能拆散我們一家人…”

茂駿微睜著疲憊的雙眼無力的道:“4個小時?還要4個小…可是…我好想…好想你現在就成為我的新娘…我真的…沒時間了…”茂駿的聲音有些哽咽,痛苦的神情凝望著孫蕤。

“你等我,我馬上就回來…”說完,孫蕤跑出了臥室。

2分鍾過去了,茂駿孤零零的望著落地窗外麵的【世界】,一陣恐懼湧上了腦海。孫蕤小心的捧著一捆捆蠟燭推開了房門,茂駿將頭轉向了孫蕤,一根根紅燭整整齊齊的擺放在了床的周圍。一個碩大的圓形將茂駿和孫蕤牢牢的包圍在了燭光火蘊之中。孫蕤輕輕的扶起茂駿一起靠在了床頭,四手相握的一刻深邃的眼眸凝視著室內的光蘊。孫蕤依靠在茂駿的耳邊低沉道:“我孫蕤願嫁給傅茂駿為妻子,山盟海誓,不離不棄,此生不渝,我願意付出一生的青春與你相守終生,燭光為證,我發誓…”

茂駿握緊了孫蕤的雙手,僅剩的餘力苟延殘喘的發誓:“我傅茂駿,願娶孫蕤為妻…做你的摯愛,為你遮風擋雨…做你生命旅途中的守護者…山盟…海誓不離不棄…此生不渝,燭火為證,我…起誓…”

氣息漸漸的變得微弱起來,幾乎聽不到心靈震顫的聲音。四手仍舊緊緊的握在一起,可是此刻的孫蕤卻再也聽不到茂駿的心跳。茂駿微睜著雙眼一動不動的注視著地上的燭火,不甘的淚水瞬間滑落…

淚水早已冰封了千年的心,孫蕤將臉輕輕的貼在了茂駿的胸口,隻可惜曾經心動的感覺早已消失全無。房中的燭光仍舊閃閃生輝,月光脫去了沈醉的外套迎合著燭火將房內一切的哀傷渲染籠罩。當我和羅倩趕到新房的時候,臥室內的燭火早已全部熄滅。緊緊纏繞的身體仍舊相擁在一起久久不願分開…

空氣中飄散著燭火的清香,孫蕤緩緩的閉上了朦朧的淚眼喃喃的道:“我宣布,誓言成立,我們正式結為夫妻…”

一切終於結束了。

無論是兄妹之間、父子之間還是戀人之間,所有的一切都已在此刻煙消雲散。一場簡單的婚禮就這樣結束了,我和羅倩收起了房間裏所有的喜字,紅紅的窗簾也已換成了白色的挽紗。茂駿被【送走】之後室內的氣息沉靜了許多。仍舊可以體會得到茂駿的一切,似乎那微弱的呼吸就回蕩在耳邊,孫蕤靜靜的坐在陽台前的餐桌上,右手輕輕的撫上了小腹。缸中的金魚停留在水中不停的擺動著自己小小的魚鰭,一雙清澈的大眼不住的盯著缸外的孫蕤。

“不用怕,你的生命會永遠和我在一起!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說著,孫蕤望著缸中的兩條小【生命】甜甜的笑了。

三天後,我們為茂駿舉辦了一場簡單的葬禮。隻有我和羅倩,孫蕤還有新琪參加了茂駿的火化儀式。遺體火化後本應該埋葬在墓地的祖墳裏,由於我一再堅持,最終將骨灰灑滿了整個天海橋岸

“對不起嫂子,骨灰絕對不能埋入祖墳。寧可讓他隨風飄散也不可以留下表哥已經死亡的證據。表叔還在醫院裏沒有度過危險期,萬一他醒了以後知道了表哥的死訊他會受不了的!我們現在已經沒有辦法後退了隻有硬著頭皮撐下去!很抱歉,隻能讓你當回壞人。對表叔,我和小倩還有珊珊都會說你們已經遠走高飛了,即便他恨你們,起碼他還有繼續活下去的動力,如果告訴他真相,說不定家裏又會天下大亂,為了剛剛解除的誤會,也為了德譽的存在,為了寧靜和平,隻能讓你背上千古的罵名。為了表哥,請你一定忍耐”

“新房必須賣掉,我會讓小倩去找買家辦理手續,錢我會讓小倩打在表哥給你的銀行卡上,不過要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那房子畢竟死過人,瞞是瞞不住的。出殯的時候鬧得滿城風雨,整個樓層都知道了,所以價格必定會大打折扣。即便如此也要做到最絕,要做就要做到天衣無縫,絕不能給表叔留下任何的禍患。”說著我拿出了表哥的銀行卡:“這是表哥最後的積蓄,是他托我留給你的贍養費,我已經托人辦理了遺贈,由於你們的關係特殊所以無權繼承隻能贈予。他希望你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把孩子養大,再也不要回到這個城市。”

話音未落,孫蕤望著腳下天海一色的景觀喃喃的道:“他是想我把他忘了嗬嗬。怎麽可能?他永遠都活在我的身體裏那個生命永遠都存在於我的身體裏哈哈”他楞楞的望著我的雙眼,一滴淚飄落下來隨風飛向了遙遠的彼岸

一切都安排妥當之後,我和新琪離開了德譽。臨行前羅倩打來了電話,表叔突然醒了過來,他到處在尋找茂駿的蹤跡,辱罵著茂駿的不孝

我平靜的歎了口氣隨即關上了手機走進了登機口。

“渚,你沒事吧?”新琪天真的望著我,突然我的心裏滿是感慨:“表叔雖然嘴上罵著表哥,可是他的心裏卻非常的著急,辱罵就是證據。從小到大他把表哥當做寶貝一樣,隻是表哥自己完全陷入了仇恨之中感覺不到而已。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父母不愛自己的兒女,表叔罵的越憤怒表示他對表哥的疼愛越深刻,如果表哥肯把病情告訴表叔,表叔就不會因為對孫蕤的誤解而導致凍結了表哥名下的財產。那些錢足夠表哥再多活上5到10年的時間,可是他們父子誰也不肯退步,最終導致了這樣了的悲劇。”

新琪點了點頭似懂非懂的看著我,我望向機艙外的天空閉上了雙眼。飛機起飛了,B市的一切也隨著飛機的起飛將悲傷和秘密永遠悄無聲息的帶上了遙遠的天空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