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No1.隱藏的關係 2015-03-22 19:30 更新 | 3,933 字

有人說女人的情感濃厚而熱烈,似珍藏多年的伏特加,當她愛上一個人,體內的烈焰就會被酒精點燃燒的天下皆知。但是如果一段感情隱藏了將近兩年的時間還沒被人發覺,是不是就意味著她從來就沒有愛過你呢?

拓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每天過著默默無聞且又被罵的上班生涯,平時沉悶的他有什麽事都隻會藏在心裏一言不發,他沒有向他人傾訴的習慣,可是當他遇到了生命中的女神,他變得不再沉默。20歲的他大學剛剛畢業,對於剛剛走出校門的他和其他普通的上班族沒什麽區別,每天奔波在生命的最前線,慶幸的是沒過多久就簽到了一家不錯的公司,隻可惜還是與他的專業大相徑庭。

不是每個人都會順利的度過每一個關卡,不是每次都會順利的完成任務,每當業務失敗後就會遭到上司不停的咒罵。這對他來說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拓依舊低著頭看著地板上的花紋,他似乎有些暈頭轉向,也感覺到一陣好笑。不是因為別的,完全是因為他感覺地上的花紋在向他重複著光頭上司的嘲諷…

“拓,你到底在搞什麽鬼?你已經不是第一次犯這麽低級的錯誤了,你還讓我怎麽繼續說下去?業績還不如一個小丫頭,你自己說說,你還讓我怎麽形容你的事跡?”

“不知道怎麽說就別說,整天嘮嘮叨叨的,煩都煩死了…”拓依舊低頭喃喃自語,隻是他說的是中文,身為日企的老總並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麽意思,可是一旁的遙看了看低垂的拓竟然捂著嘴笑了。就是這無意間的一笑引起了拓內心強烈的不安,對方聽得懂中國話,似乎沒有想要戳穿他的意思,拓紅脹著臉錯愕的看了眼上司身旁的遙,瞬間有種想要逃跑的衝動,可是雙腿卻像是灌了鉛一般牢牢的固定在原來動也不能動邁不出去。

他仍舊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脫離的困境當他的思緒完全清醒的時候,整個公司隻剩下了他一個人,他不清楚下班的時候,會不會在電梯裏遇到不該遇到的東西。想到下午的事情,拓就覺得臉紅。最讓拓覺得難以接受的是,被上司罵的狗血淋頭的時候旁邊坐了一個女人…而她竟然一直靜靜的看著自己被上司罵了半個多小時,他離開辦公大廳踏下了第一層台階,心中偏偏還是想起了被罵的場景,不知不覺他竟然想起了遙。他正想的入神,一腳踩在了隔空的台階上,這下不僅讓他心中一驚,更悲慘的是,踏下去的時候整個右腳歪了過去——沒錯,他受傷了。

“ウソ…今天怎麽這麽倒黴,被罵的時候旁邊有人參觀,好不容易下班了,竟然遇到這種事情…怎麽辦?後天就是公司的活動日了,這個時候…分明是挨罵沒夠…”拓扭曲著臉忍痛跳下了一層又一層台階,直到他跳到售樓處的門口時才發覺竟然忘記了一份答應上司修改的數據表格。看來避免不了又要挨罵了,他下意識的搖了搖頭,還是放棄了回頭的決定。

雖然扭傷了右腳,可是勤奮的拓並沒有就此放棄。第二天一早,他照舊出現在了上司的麵前,那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還是按部就班的發生了,隻是這一次他離開的時候樣子有些怪怪的。公司的活動如期開展,慶功宴上同事們三五成群的在一起談天說地,隻有他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角落裏發呆,望著周圍熱鬧的場景,內心無比的孤獨感尤然而生。

“怎麽了?為什麽一個人在這裏發呆?怎麽不過去一起熱鬧一下?”對方說著一口不土不洋的中國話,她大方的笑了笑隨即坐到了拓的身旁,她將手中的紅花油遞到了拓的麵前彎下了迷人的雙眼:“昨天我看你走路有些不太方便,問了你的同事才知道你是扭了腳。我知道你是半個中國人,所以特地向一個中國朋友要來的,聽說這個對扭傷很有效,擦上以後很快就會好起來。”

遙的話讓他的心頓升了一股暖意,緣分有時候就是這樣,在你最需要她的時候,關心來的恰到好處:“其實我覺得你很有上進心,非專業的行業竟然那麽快就上手了,你要比我那個時候上手的很多,我大半年下來都沒有那些成績。而且…我覺得你很認真,也很風趣。雖然受了傷還是堅持工作,要是我鐵定受不了腳上的痛就是了,你不要理他,他曾經也是那樣罵我的,他那個人就是那麽低級,不管是男是女他都罵的出口,他就是一個下三濫的色鬼,很多女同事都遭受過他的性騷擾,但是沒有一個人敢告發他,就因為他是老板的朋友,鐵的不能再鐵…”

“那個…我說話可能有些難聽了,不過你不要生氣,我覺得作為一個網絡銷售挨罵是在所難免的,那天我看你忍了他半個多小時,我覺得你是公司第一個抗得住他的人,簡直是高手中的高手,我要是有你那個功夫估計應該還在做我喜歡的網絡銷售員,那個…我說的都是真心話,沒有半點取笑你的意思,是真的…”遙滿臉真誠的點了點頭。

拓靜靜的看著遙的笑臉,所有的安慰全部匯成了溫馨,頃刻之間所有的抑鬱不得誌都在她輕聲細語的言談中輕輕的飄散,留下的隻有心中一片溫暖。

孤獨並沒有在拓的心裏紮根,有了遙的安慰他漸漸的開朗了許多。自宴會後拓與遙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遙主動索要了拓的聯係方式和IP,也許正因如此,情感的世界才會因愛而變得光明燦爛。

熟識以後,周末常常約會吃飯喝茶,甚至工作了兩年的遙看上去竟像校園裏的學生一樣單純善良。因為一份對感情純真的心才讓拓內心的小鹿跳動的更加風靡、狂亂。生日那天,拓早早的準備好了一切,一場小小的驚喜讓遙的內心措手不及…

“手機號碼×××的先生邀請小壽星晚上六點鍾準時赴宴××餐廳”一直忐忑不安的拓望著蛋糕上的蠟燭歎息道:“完了…這下她再也不會理我了…”說完垂頭喪氣的把頭低了下去。

“本來還以為是什麽人暗戀我,一看號碼竟然是你,真是失望啊,大失所望啊…”說完遙打趣的笑了。

看著遙天真的笑容,拓的心頭熱了一下:“在麵對感情的時候人的心都是貪婪的,最初隻想和你做朋友,得到了一點又渴望再獲取的更多。直到讓對方成為自己的另一半…這一個多月裏我說的話比之前所有的都要多,那是因為你,是你讓我走出了困境,我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那麽多話,你是第一個我承認與你做朋友隻是我最差的退路…”

遙看著醉酒後呢拓並沒有表現得很驚訝,直到走到遙家的樓下時拓一把拉住了轉身上樓的遙:“我不知道什麽叫做愛一個人,這是我第一次對一個女孩動心,從慶功宴上開始,你就占據了我的內心,我沒辦法將這份溫暖抹去。小遙,我始終忘不掉你的笑容,因為那是我愛你的勇氣…”說完拓輕輕的閉上了雙眼不敢再看遙的雙眼,遙微笑著回抱住拓道:“我答應你…”

半個月過去了,拓還沉浸在戀愛的快樂中。本以為不可能再有什麽的時候上天的天平竟然偏向了他的一方,扭轉了局麵。

“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不要讓第三個人知道我們的關係,你知道的,我們的公司之間是合作的關係,容易讓領導起疑,再說公司那種地方人多嘴雜,我怕傳的多了會不好聽…”

雖然有些猶豫,但拓還是痛快的答應了,因為畢竟她說的有道理,身為一個男人有能力也有必要去維護自己的愛人。

因為工作的關係兩人還是時常會見麵,但在其他人眼裏這種關係隻是在談工作,連一個多餘的眼神交流都沒有,這樣的情況維持了大半年之久,最終難逃命運的折磨。不斷的爭執開始了,煩躁的心情也逐漸的增多。拓將遙堵在了路口,滿臉的憋悶鼓動著心中陣陣的煩躁,最終還是難以忍受的爆發了出來:“我受不了了小遙,為什麽不能讓其他人知道?除了公司的人難道你的朋友我的朋友也不能說嗎?我多想與好朋友聚會的時候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訴他們這是我的女朋友…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想跟我在一起?你隻是於心不忍才答應我的是不是?你要是後悔了我不糾纏你。”

話音剛落,遙靜靜的看著拓的雙眼輕聲的道:“一定要把這些作為虛榮的資本公開嗎?如你說的那樣愛我,你為什麽不停的要求我、折磨我?因為我不想公開我們的關係,所以你就用各種各樣的途徑逼我?這便是愛?是你要的心意相通的愛?”說完遙哭了。看著遙心碎的眼淚拓慌了手腳,縱有千言萬語想要去辯解也頓時變得啞口無言。

遙的話深深的觸動了拓的內心,靜下來之後去思考卻讓拓突然明白了他對遙的愛是怎樣的真正含義。

最困難的時候她出麵安慰,她的關懷總能適時發揮的恰到好處。她的讚揚和鼓勵讓拓看到了一個優秀的自己,這一係列情感的遷就就像一個母親的角色,她把所有的一切化作了對拓的精神撫慰。而拓總是一味地不斷索取,把情感的無私當做一種猜忌去放任,即便爆發的烈焰會讓他對傷痛有所收斂,可內心對欲望的幻想還在不斷的繼續延綿。

無休止的爭吵還在不斷的繼續著,即便有了些許退讓也仍舊處在僵持的狀態的直到累了倦了,懶得再爭吵了…

晴是與拓接觸最多的女性,因為她與拓有些相類似的經曆。初登江湖的晴對一切新任環境都不是很適應。這個時候拓像當初的遙一樣適時的出現在了晴的身邊替她解決了一切麵臨的難題…

漸漸的友情的互幫互助慢慢的轉變成了微妙的情感,就連拓自己都難以捉摸內在的原因,也正是這份內在的潛移默化促就了拓對情感的瘋狂。

拓搖了搖杯中的冰塊發出了擱楞的響聲,一旁的晴輕輕的歎息了一下:“聽說…她要結婚了。你們分手之後不到三個月,她就和另一個男人訂了婚…”

拓緊緊的盯著杯中的紅酒傻傻的笑了笑隨即一飲而盡:“我承認自己是累了倦了,連名分都沒有的情感太折磨人,她有事我不能第一時間過去,因為要避嫌;她生病我不能光明正大的在她身邊照顧,因為要避嫌;她升了職我不能跟她一起去慶祝,因為要避嫌…”

滿心的苦澀砰散開來匯聚成了一點傷心凝聚於眼眶盤旋:“就算分手當天才去相親的,這麽快就訂婚了嗎?還是說我們分手之前她就與對方在相處中了?我做了兩年的隱形人…未及現行她就要成為別人的新娘了?”拓苦笑了一下,事實的種種猜測越發的令人相信,被隱藏的關係隻是因為自己不是她心中的那個人。

“想找個能感受到心跳的男人在一起…嗬嗬…不知道她是否對自己的丈夫有這份心跳,不過下一次我一定要談一場光明正大的戀愛…”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