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暢讀旗下)

序言 2012-08-17 15:49 更新 | 1,449 字

很多人以為一開始相遇的人,才是故事的主角。其實,所以不然,很多愛情的結局,誰能夠坦然的保證牽手到最後的人,是一開始第一眼的知音人兒。

李承歡的故事或許很是可悲悲慘,這沒什麽可驚奇的,孩子,這是每一個人生命中都有過的悲傷感放大所創造成的。每一個人的故事都不同,但是都模淩兩可,有跡可循。

生如夏花,似你薄裳,入目三分,笑我肮髒。

一個人的悲傷感,不是很容易就形成的,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三者不可缺一。

你說說看,一個男人給你創造出的難過,是多麽的不容易。別輕易的為了某個男人哭,不值得,不值當,不以為然。承歡是這麽說的,這麽想的,但是卻沒有這麽做,為什麽呢?因為她是個女人,僅僅如此。她是個命運多舛,心係愛與被愛的女人。她無力抗爭,便隻有作罷,悄悄地轉身妄圖抓住愛情的尾巴,借此擺脫孤單一人的命運。

我是李承歡,你是李承歡,這世間有多少個李承歡,又有多少個恰如李承歡般的女子?

我們都不得而知。

我曾經以為一個笑顏如花的女子,要不就是因為愛情而悅,要麽就是發自真心的虔誠,卻沒想過會是如此勉強折磨人至記憶中,深入骨髓,留於心底。

她叫李承歡,承歡膝下的承歡。

每每看到這裏,我都忍不住的辛酸苦澀。

不知道大家是否遇見過類似的場景,看著你的臉卻叫著別人的名字,明明自己很委屈,但是那人卻沒有絲毫的歉意,不好意思,你和她長得很像。

如何想像?長相?聲音?膚色?發型?眼睛?還是…給你的感覺?

所以,自那以後,隻要看到那個人,第一句話便是,你好,我是×××,不管她已是否記住我。隻是要讓她記得,她曾經忘記過的,給別人帶來了多大的傷痛。

自報家門,總要比得上別人忘記你的姓氏反問你要來的有地位多。別人很現實,給不了你麵子,你便要自己創造台階。

這便是我逢人便問姓名,還牢牢記住的原因。

就算你們遭遇過,你們被人忘記,反過來,你們也同樣忘記,一直不間斷的一個人又接著一個人,循環不斷忘記是多麽的可怕,這樣悉數數過來。

忘記一個人,是在自己的記憶中宣判別人的死刑,即使有機會死而複生,但是,早已不如從前,又何來的坦誠相對?

這便是為什麽,隋錦年見到承歡第一次,隻聽她說了一次姓名,而今以後固執的叫她李如夏的原因,因為他是個善良的人,不輕易宣判別人的死亡,不輕易,不容易,不斷言。

有的時候看的我的筆名,很多人都叫我溫溫茶,茶水的茶,卻不知這世上還有荼這個詞。溫荼如言,此荼非彼茶,荼茶你們覺得很相像嗎?

我是溫溫荼,並非溫溫茶,要記得。記得姓氏,是給人最起碼的禮貌。

其實我想了很久,這個故事的結局,應該如何才對得起,我筆下創造出的李承歡的人生。從陌生到熟悉,我覺得李承歡就像是一直存在在我生命中的一個人,她有血有肉,有喜怒哀樂,有悲歡離合,有很多很多的情感,有一個屬於她的人生。

於是,我決定送一個最完美的結局,算是我送給她的一個禮物,是的,最後的一份禮物。

她隻負責貌美如花,他便自認瀟灑不羈,不求執手白頭,但願承歡膝下。

這是我送給他們的一個祈願,也同樣是我筆下的美滿結局,你們心覺如何?

這並非是一個虐文,愛情本來就要波瀾起伏,不知所雲,虐不虐隻看你們心裏的承受能力如何,所以這不是虐文,這隻是一段故事,一段李承歡與隋錦年的故事。

故事裏麵的男女主人公,真心相愛,越過阻礙,斬除荊棘,彼此相偎相依,HappyEnding,可喜可賀!

——By溫溫荼

下一章>>